9位教科书式广告大佬告诉你「谁杀死了Adman?」

前段时间,我们分享过一部《剪辑的秘密》,作者在戏谑与犀利中批判某些行业秘密,这次我们将目光投放到广告圈,探索一个关于广告行业的“谋杀案”——Who killed the Adman?谁杀死了“广告人”?是贪婪、大数据,还是Adman自身?又或者根本没有人被杀……OnBrand创始人陈耀福与他的女儿根据目前广告业现状,将这一议题作为主题,采访数名广告从业人员,询问他们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

【部分作者创作手记】

Adman 无法中译。

 “Adman”和“广告人”有最大的差异是“广告人”泛指从事广告传播行业的每一人,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广告人可以叫自己是Adman。Adman不能自称,而是同行们对你从事这个行业的尊称。

Adman更像是广告行业中的精英,他们创始行业,领导行业,推进行业,甚至改变行业。

其中, 大卫·奥格威 (David Ogilvy), 威廉·宝伯 (Willian Bernbarch), 李奥·贝纳 (Leo Burnett), 罗瑟·瑞夫斯 (Rosser Reeves) 、詹姆斯·韦伯·扬 (James Webb Young) 、乔治·葛里宾(George Gribbin) 等等,更是启发一代又一代的广告人,影响了之后五六十年全球广告业的发展。其中一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们经营文化,他们经典创作,他们的名言,和他们对广告的独特观点。

他们是 Adman。

他们在广告业的魅力和影响力,从美国广告业步入全盛的六十年代,到传奇的曼哈顿麦迪逊大道开始,循序渐进的影响了后数十年全球无数广告人入行,追寻成为 Adman的梦想。从此,一代又一代的Adman 辈出,推进了广告和创意的创新,百花齐放,多姿多釆。

Adman 无法复制,他们各自精彩,又共同影响世界。

我们可能是因为受到广告创意的启发入行,我们也可能是因为崇拜Adman的魔力而热爱这一行。

虽然全球的广告创意还是有精彩的产出,但似乎能留下成为经典的作品少之又少。

是谁杀死了Adman?

虽然答案可以有许多,也不会太难找出来,更沒有找出来要干嘛的必要。但是,作为一个热爱并且从事这个行业这么多年的广告人,我特别想在这个时候,抛出这一个有兴趣的问题,听听大家的观点,希望能启发一些思考。

我相信,我们会得到标准答案和看法,也会得意想不到的回应和观点。想着想着就觉太有趣了,想着想着就想把它落实。希望“Who Killed The Adman?这一个问题能在广告圈激起一点涟漪,启动一些思考,推动一些改变,让我们这个创意行业,可以更好一点。

为了落实这个想法,我须要采访一些行业内重要和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热爱这个行业,对业界的供献和努力不容忽视,他们经历过广告公司被集团化的前后数十年,毕竟这是行业変化的关键转折点,他们大部分今天还在行业第一线,贡献他们的智慧和力量。

感谢宋秩铭先生、唐锐涛先生、林俊明先生、苏秋萍先生、莫康孙先生、劳双恩先生、邓志祥先生、 郑以萍小姐。对于他们给我的信任,我心存感恩。

关于这个访谈记录片的摄制和完成,我不想流于套路或过于老成,我需要一个年轻的眼睛,这个人又对广告有一些理解和感受,对拍摄内容有自己的观点。

女儿对于我这个想法表示高度兴趣。于是,我们就一起做了这件事。我负责构思内容并邀请受访嘉宾,思立负责导演、美术、音乐、拍摄和剪辑和平面设计。由于对广告业的背景比较陌生,思立在启动拍摄前,做了大量的资料收集,来了解什么是Adman?

就这样断断续续经过了10个月,这个片子终于完成。

我谨以此片,献给过去和现在为广告界付出热情的广告人。

【陈耀福】

陈耀福 Norman Tan,新加坡人,1982年开始广告生涯,曾任职于新加坡李奥贝纳,GREY,智威汤逊东南亚执行创意总监,达彼思中国区执行创意总监,Lowe 睿狮中国首席创意官兼副董事长,现任智威汤逊(JWT)中国区主席兼北亚区首席创意长。 [1-2]  作品曾获得300项国内外广告奖,并多次担任国内外广告节评审及评委主席,Norman 也是 Lowe Worldwide Creative Council 全球创意委员会的成员,积极参与和推动集团的全球创意水平。

9位教科书式广告大佬告诉你《谁杀死了Adman?》

本文原创,作者:Ashley,其版权均为新媒体之家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webe.com/video/55255.html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