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这些事儿,品牌公关如何自救?

几日前,李国庆公然拿走当当网数十枚公章并宣布自己当选董事长,这事引发了全网吃瓜。这种只应该在国产狗血剧里上演的奇葩情节,对品牌形象的伤害真是一言难尽。

当当这些事儿,品牌公关如何自救?

当当事变,全网吃瓜

2020年4月26日,当当公司发生了一起“抢玉玺”事件,世人称“当当事变”。

当天,有媒体曝光,李国庆趁俞渝还未上班之际,率领多名大汉闯入当当公司,将几十枚公章一扫而光。一行人目标明确行动果断,当当网的行政公章率先失守,随后财务部门公章沦陷,没人敢拦。

拿完公章,李国庆还在当当内部以贴墙告示的形式,发表了一份《告全体员工书》,宣布李国庆全面接管公司,罢免俞渝一切职务。

当当这些事儿,品牌公关如何自救?

随后,当当网发布声明,称“2020年4月26日早9:34,李国庆伙同5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公司已经报警”。

就在当天,#当当网报警##李国庆用当当公章发公告##当当网直播回应李国庆事件#等话题阅读量突破20亿,当当网官微评论区也被网友们攻陷,喊话微博运营者,说他们“家都被人偷了,还在这发微博呢”。

一时间,全网吃瓜民众都像极了那些在瓜田里上蹿下跳的猹。

当当紧急招聘公关负责人

当一个品牌以这种狗血又奇葩的方式,成为了网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时,其实是可悲的。

就公司本身而言,股东的股权纷争、印章纷争,不仅会给公司的正常经营带来极大的困扰——合作方不知道究竟认哪个章;还会严重损害企业的对外形象——消费者质疑企业忙于处理危机,而不好好提供服务。

焦头烂额的当当网在4月26日下午紧急发布了招聘公关总监的消息,职责包括“处理企业危机公关,将企业的形象及声誉损失降至最低”,薪资为3万~5万元。

当当这些事儿,品牌公关如何自救?

可品牌君清楚记得,当当董事长俞渝此前曾表示:“因为国庆经常出人意料地发声,当当形成了不做公关、我不接受媒体采访的做法。”上一次,在当当由于“庆渝年”事件遭遇公关危机时,俞渝还是通过求助一个老乡群的朋友们,帮她把声音传递出去的。

看来,“傻白甜”这次黑化夺章给当当带来的品牌危机,已经大大超过了当当和俞渝的消化范围。

在当当招聘启事引发关注后,目前,招聘启事中已经去掉“将企业的形象及声誉损失降至最低”等要求,薪资也降为3万~4万元。大概是当当方面已经清楚,能将“企业的形象及声誉损失降至最低”的主动权不在当当手里,而在李国庆手里。

只要他想继续上演“宫斗大戏”,当当就会不时成为风口浪尖的“顶流企业”。

当当公关还有用吗?

过去这一年多,李国庆与俞渝的互撕,频频进入公共视野,有网友至戏谑地将这一系列事件称为“庆渝年”。

他们相互抖落家中鸡零狗碎的隔空喊话与网络撕逼,让一家公司正常的股权纠纷,演化成了娱乐性极强的“私生活揭秘”和“宫斗大戏”,当当的对外形象已然变成了“一家动荡不安的公司”。

当当这些事儿,品牌公关如何自救?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当的品牌危机公关还有用吗?品牌君觉得,大概在李国庆和俞渝停止撕逼前,当当动荡不安的形象是神仙难救了。但这不意味着当当的公关毫无用处,当当至少还能从两方面进行公关。

一是沟通合作商。毕竟公章被抢,就意味着相关合同、合作事宜增加了不确定性,合作方的恐慌也会随之而来。因此,必须得安抚合作商,确定相关合同、事项的进行程度,保持合作方对自己的信任度。

二是安抚内部员工。俗话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顶层大佬们在夺权,一线员工们肯定会有很多想法,比如“工作保得住吗”“我需要站队吗”“我在当当工作会不会被人嘲笑”等等。就怕人心散了,队伍都不好带了。因此,特殊时期对内安抚员工,及时沟通和关怀非常重要。

无论如何公关,昔日中国互联网浪潮中的先锋企业,因股权问题创始人闹成这样,既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也非常令人唏嘘。

本文由 新媒体之家 作者: 品牌新观察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之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