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产品思维,我如何理解?

本周三,我在公司内部主持了一次关于产品思维的小范围讨论,本意是试图解决两个问题,产品思维到底是什么以及如何自我提高或帮助他人提高产品思维。讨论从下午2点半一直持续到了晚上7点,从产品思维聊到用户体验,从用户体验聊到团队文化,从团队文化聊到人生理想……就算结束之后也有人意犹未尽地在群里继续讨论到第二天。

什么是产品思维,我如何理解?

最后这两个问题解决了吗?有,也没有,取决于从什么样的角度去评价。

如果怀着实用主义的心态看待结果,这两个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可能还制造了更多新的疑惑。因为最终我们也没有得到一个方法论,即你如果去做ABCD几件事,产品思维就提高了。我们甚至没有对产品思维形成一个普遍定义,即“xxxxxxxxxxxx,这就是产品思维。”恰恰相反,我们得到了一大堆的问号。

在Google输入“如何提高产品思维”,可以得到42,900,000条结果,其中不乏这样的实用主义内容。它们各有各的观点和方法论,但几乎无一例外给我一种强烈感觉,就算看再多这样的文章,也没法真正帮助我做好产品。

所以对于此文,如果期望得到一些实用方法来达到产品思维5%、10%之类的经验值增长,可以到此为止,你想要的,这里都没有。

那么为什么又说这两个问题有被解决?这是这篇文章想讨论的东西。(以下内容纯属个人主观瞎扯的意思)

好了,开扯。

万物皆产品

当我们讨论产品思维时,我们在讨论什么,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前提。所有的讨论如果不基于这个前提,会变得低效和难以互相理解,这是在我们会议中遇到的实际问题。

所以首先我们需要给我们所讨论的产品思维划定一个范围——万物皆产品。

我们想讨论的,并非仅仅是狭义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产品和怎么做好它们,比如怎么做好一张桌子,一块手表,一个手机,一个游戏……我们真正想讨论的是广义的产品,比如一次有计划的旅行,一次说话前的语言组织,一次朋友聚会等等,这些都可以称之为一个产品。因为我发现无论前者还是后者,想做好它们,在本质上需要的是同一种东西——产品思维。

用户体验

确定我们所讨论产品思维的范围以后,第一件要说的事是用户体验。毕竟无论广义还是狭义,产品总是面向用户的,闭门造车、孤芳自赏不在讨论范围之内。所以我所理解的产品思维,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照顾用户体验的思维。

关于用户体验的解释,除了我们口口相传的好与不好,的确是有形成系统的理论可查的。《用户体验要素》这本书里,把用户体验分成了由下自上五个层级:战略层、范围层、结构层、框架层、表现层。有兴趣可以详细阅读,这里不作展开。

什么是产品思维,我如何理解?

然而这套理论给了我一个与产品思维相同的困惑,且不说理论本身诞生于早期web时代,其本身也基于对web设计用户体验的深度剖析,与当下所倡导的广义用户体验其实有所出入。重点是,理解了这套理论,并不能帮助我真正做好用户体验。通常来说,方法论总是指导实践的,但一个奇怪的问题同时出现在了用户体验与产品思维这两件事上,方法论并不能帮我真正提高它们。

它们难道是无法提高的吗?亲身经历告诉我,是可以提高的。那么,到底如何提高?

追求与经历

要知道如何提高产品思维 ,首先要知道产品思维的来源是什么——追求与经历。

假设苹果代表了优秀产品思维的天花板,我的合伙人在讨论中提出过一个类似鸡与蛋的经典问题:苹果是因为成为了苹果,才做出了优秀的产品,还是因为想做出优秀的产品,才成为了苹果?

我认为后者是苹果之所以成为苹果的唯一方式。

然而现实情况是,很多人不这么认为,或者口头这么认为,然后做着相反的事。

“等赚到足够的钱,我一定要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这样的说辞一定不陌生。经过这些年的观察,最终说这话的人里的大部分,都没有赚到足够的钱,少部分赚到了足够的钱,发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其实就是赚更多的钱。我至今没有发现过一例真正践行这句话的人,短期玩票是有的,但最终基本都回归到钞票本身。

并不是说追求优秀产品就高尚,追求金钱就低俗,这两者在道德上没什么高低之分,况且商业行为本身就需要逐利才能长久开展。只是说追求会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是是否真正能赚到“足够的钱”的决定因素,说着同样的话,没有赚到足够钱的人,大多恰恰是因为实在太想赚钱,而赚到足够钱的人,则更多关注了钱以外的东西。

下一个问题是,想做出优秀产品的公司一定也不在少数,为什么没有每家公司都成为了苹果?

因为除了上层建筑,还有与之对应的另一个决定因素,经济基础。什么决定经济基础?经历。

苹果之所以成为苹果,除了远大的上层建筑,同样不可或缺的是创始人的个人经历。无论是《乔布斯传》还是其他各种花边新闻中,就算是苹果成立之前的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也不会让人觉得这只是刻板印象中的产品经理和程序员,他们的经历决定了无论放在什么样的身份上,都可以冠上“不一样”、“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前缀。

什么是产品思维,我如何理解?

创始人的经历决定了他们对事物的评价标准,也直接决定了他的追求。比如乔布斯对产品的追求是从小就被养父的教导植根在脑子里的——

“如果你是一个木匠,你要做一个漂亮的衣柜,你不会用胶合板做背板,虽然这一块是靠墙的,没人会看见。你自己知道它就在那儿,所以你会用一块漂亮的木头去做背板。如果你想晚上睡得安稳的话,就要保证外观和质量都足够好。”
——这显然只是冰山一角,丰富的经历会直接对追求的选择产生影响,而极致的追求又必然会导致与众不同的经历,它们相互作用形成正循环,最终这些都成为了苹果之所以成为苹果的经济基础。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天时、地利等等无法忽略的不可控因素,才真正成就了苹果,这些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我们讨论的,是我们可控的人和。

如何提高产品思维

现在我们知道了极致的追求与丰富的经历会间接导致优秀的产品思维,但这的确是一个漫长且不可复制的过程,没有人可以完全经历一遍乔布斯或者任何人的经历。每个人能做的只有去体验更多的未知事物,去感受生活中的细枝末节,创造只属于自己的经历,形成具有自我标签的追求。

这非常重要甚至是一切的基础,但是然后呢?我们只能通过这样漫长的过程去积累产品思维,有且仅有这一种选择吗?也不尽然。

当我一开始试图影响他人产品思维的时候,长久以来,我总是做两件事,我会告诉他这个东西怎么做才是好的以及为什么你这样做体验不好,如果是我会怎么做。如此一来我会很快得到一个正向的结果,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面对第二个同类事件的时候,同样的问题马上会再次发生。最终结果逐渐演变成为实际这个东西是我在做,而他只是执行,我没法把产品思维植入他的脑子,我能植入的只是一些行为而已,因为要抽象产品思维,以我目前的理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举个例子,我们内部使用的文档中心,是一种类似wiki结构的产品,wiki之所以让人看着舒服,并不是因为他的技术结构,而是因为有人在编辑它,编辑者的产品思维决定了一个wiki页面的阅读体验。所以我们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我们文档中心的大多数页面阅读体验并不好,因为都是部门或者个人各自维护,这也让我发现即使是目录和索引这样随处可见的东西,对产品思维还没有意识觉醒的人也很难做好它。

所以我又做了那两件事,苦口婆心地指导这个东西怎么做才是好的以及为什么现在体验不好,如果是我会怎么做,甚至拿出我自己项目组的页面来做对比,全盘托出我的思路。结果并不意外,我得到了一个好的页面,可是文档中心里还有成百上千个页面,内容千奇百怪,每个都要这么来一次?我想了很久,我开始慌了。

所以我说先这样吧,内心充满了不甘与惶恐,就像一次无奈的分手。

直到有一天,公司的定期分享活动上,有人做了一次“面向对象”主题的分享。分享的内容大概是“面向对象”思维是什么,以及这个思维如何应用到工作或者生活中。然后,奇迹发生了。几天之后,我发现一个新编辑的页面里,目录和索引的体验变好了,内容分类也变得更容易阅读了。

什么是产品思维,我如何理解?

万万没想到,我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倾囊相授也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的问题,被一个“面向对象”给解决了。但我终于明确了一个思路,改变行为并不能有效提升产品思维,改变思维方式才能。这是为什么方法论不能帮助我真正提高,也是为什么照着好手机做也不代表能做出好手机,照着好游戏做也不代表能做出好游戏。因为产品思维不是结果,而是产品诞生的整个过程。这个过程无法复制,需要“面向对象”和更多类似的底层思维作为铺垫,这些底层思维最终才会形成一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的产品思维。

结语

实用主义的你一定会问这样的问题,那么这样的思维还有些什么?我们赶紧总结出来一起去学啊。答案是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未来会知道的,但我们本是追求与经历完全不同的个体,我知道的不一定是你需要的,反之亦然。

最后,回到最初的两个问题,产品思维到底是什么以及如何自我提高或帮助他人提高产品思维。它们解决了吗?我认为是有的,取决于你认为解决行为问题叫做解决还是解决思维问题。就像为什么写这篇文章,它没有总结出任何提高产品思维的捷径,但我却认为我更懂产品思维这个东西了。

本文由 新媒体之家 作者:罗阳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之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