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进击“微信视频号”,或是营销最后的挣扎

前段时间,微信开放了大量“视频号”权限,引来媒体圈、企业圈朋友们的一片欢呼。

企业进击“视频号”,或是营销最后的挣扎

大量“只闻其名、未见其容”的媒体老师开始亲自出镜。经常露脸、出席各种大会的企业老板,也脱下西装革履,搞起了“家装风格”的视频营销。

这些视频有的制作精美,一看就花了不少时间;有的却没什么润色,“镜头怼脸”的摄影手法也让人尴尬不已……

难怪有人吐槽:“看媒体老师们做视频号的热情,只想问一句,当初不是因为长得丑才去写字的么,怎么就把初心忘了呢……”

企业进击“微信视频号”,或是营销最后的挣扎

不过,玩笑归玩笑,视频号、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的出现,一定是图文形式以外的另一种内容承载,这个风口不容错过。

否则就像公众号刚出现的时候,很多企业都认为线下活动仍然是获客转化的王道,不愿主动改变,最终错失了流量风口。而率先抢位的企业,都获得了巨大的流量和用户关注。

视频号出现,于个人而言,是新一代“网红”出现的新机会;于企业而言,则可能是另一个营销带货的突破口。

01、不接受视频营销,肯定会被淘汰

视频时代如果和用户无法建立起视觉认知,基本上是会被淘汰的。这是很多投身视频号、抖音号创作的企业玩家较为一致的看法。

企业如果决定要做短视频营销,就要把视频内容做好。既然“镜头怼脸”的草率拍摄不行,那就需要企业沉下心去制作优质的内容。

作为较早受到视频号邀请的人,互动吧创始人兼CEO王富强根据个人爱好,在视频号中发布了一批弹吉他、敲架子鼓、唱歌的视频,并且将几段视频结合在一起,为自己吸引到了视频号上的第一批粉丝。

企业进击“微信视频号”,或是营销最后的挣扎

虽然王富强没有在自己的视频中植入过多企业信息,但他的认证身份无疑是对企业最好的介绍。

王富强认为“内容有没有传播性,对用户有没有实际价值,有没有引起用户共鸣,有没有超过用户预期,有没有互动能力”,都是短视频营销重要的考量因素。

与王富强的娱乐玩法不同的是,石墨文档没有建立视频号,而是着力于抖音号的耕耘。

根据产品特性,石墨文档的每期短视频都需要提前撰写脚本,找到短视频的核心——“梗”,然后再进行拍摄、剪辑和后期制作。

石墨文档公关负责人刘丛礼会亲自出镜,在短视频中以行业小白的身份,提出了一个又一个问题。而在被同事吐槽的过程中,石墨文档一个个有趣的功能则会被巧妙的带出来。

“做视频还是很累的,因为疫情原因,团队的小伙伴要在不同城市进行分工协作,每一期视频大概要花10几个小时。”刘丛礼对「ToB行业头条」说道。

虽然她一直强调“只是在试水,并没有成行的方法论”,可石墨文档抖音号的点赞量确实在逐步提升,也为企业带来一些线索。

与上述较为费时的方法不同的是,拥有7000+社群用户的To B CGO创始人朱强,则利用平台优势和人脉资源,让社群中的朋友每人录一段视频,作为平台要发布的素材。

“我们在社群中探索出了共创视频内容的新方法,这个方法不是靠我个人单独生产内容,而是社群成员都可以参与,每人录一段视频就可以产生很大的传播价值。而且这种方式省时省力,后期制作简单,花十几分钟配字幕就可以。”朱强介绍道。

企业进击“微信视频号”,或是营销最后的挣扎

02、苍蝇肉再少也是肉

不过,在与这三位聊天的过程中,「ToB行业头条」发现,有的企业天然适合做短视频营销,比如卖饮料、卖玩具的C端企业;而B端企业由于产品功能复杂、成交周期漫长,做视频营销并不容易。

石墨文档可以做短视频营销,那是因为这款产品可C可B。可如果是一款数据分析或企业安全产品,要怎么做短视频营销呢?

很多ToB公司一想到这个问题,就打消了进军视频号的念头,可To B CGO创始人朱强却提出了反对意见。

“以前ToB企业看不起社群,觉得这是C端玩法,现在看到好处开始做了。看不起直播,也因为疫情不得不做起了直播。现在视频号、抖音号出来了,ToB企业还有什么理由看不起这种形式呢?非要看到有人成功,才想着去做吗?”

在朱强看来,视频传播一定比图文传播更立体、更容易理解。只有提前研究好短视频,做足准备,等到风来的时候,才可能率先飞起来。

“从我们平台的发展来看,我建议短视频营销要ToC化,不能总发品宣内容,那样的视频没人看。”朱强说道。

“比如我们以增长为话题,发CGO的故事,就会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如果企业可以让CEO出镜,并打造出CEO的IP,这会让短视频营销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但归根结底,企业如果想要做短视频营销,就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独特定位。”

刘丛礼则直接表示,没有白做的用户教育:“与C端直播卖货的数据相比,B端产品的浏览量确实不高,但因为产品取向不同,ToB企业不能因为数据不好、浏览量小就不做这件事。但刚开始做,苍蝇肉再少也是肉。”

虽然ToB行业营销难、获客难已经成了共识,可不管是在公众号等渠道的内容获客,还是社群获客等渠道,不都摸索出了有效的办法,并且有了成功的运营经验吗?

短视频营销是一片新生的市场,虽然当前没有更多的经验和方法论可以让ToB企业参考,但快速尝试、快速更新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至少,ToB企业没有理由看着风口被白白被错过。

03、不发红包,短视频如何推广?

为了撰写这篇稿件,「ToB行业头条」潜入了很多视频号互赞群,希望通过观察更多企业主或公司发布的短视频,找到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论。

就目前而言,红包激励点赞是效果最明显,也是最为流行的办法。但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发红包的群虽然活跃度较高,但讨论视频号如何发展的少,为抢红包而来的人倒是更多。

这不禁让人疑惑,如果不发红包,视频号、抖音号上的视频,要靠谁来点赞?短视频营销的扩散效应到底在哪里?

对此,王富强表示:“拉赞是第一步,拉赞后能不能发酵,还是要回归内容本身的质量。做内容号,尤其是精准垂直的号要更有耐心,但只要坚持下来,就会更有价值。”

刘丛礼则坦言前期运营确实利用了抖音的推广服务。“石墨文档抖音号上面的赞并不完全是亲朋好友点的赞,我们尝试了一点投放,一次一两百块钱,确实带了一定的效果。”

「ToB行业头条」查看了石墨文档的抖音号,发现点赞量最高的视频已经接近500,作为只发了这么几条的抖音号,尤其还是企业号,这个数据已经不错了。

企业进击“微信视频号”,或是营销最后的挣扎

当然,不管是发红包还是利用平台推广,短视频营销的根本还是内容质量。我们不排除以量取胜或是撞大运式的发布方法,但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内容且精益求精的短视频,成功的概率一定会更大。

文章的最后,接受「ToB行业头条」采访的三位朋友,也讲出了对自己视频号及短视频营销未来发展的一些看法。

朱强认为:“当前微信还没有完全为视频号开放流量,这是一个机会。提前发一些优质的内容,后续得到微信加持的可能性就会更大。当前微信有十几亿的流量,这个金矿的价值难以估量。”

王富强也说道:“视频号长在微信上,微信是人们在线上的另一个世界,大的超过我们想象。微信原生支持了视频的播放和传播,这具有巨大意义,也创造了巨大的机会。”

他认为,视频号对社交营销行业的影响会非常大。进入全视频时代后,现有的H5可能都会失去存在价值,用视频号来做社交营销才是未来。

刘丛礼也给到了肯定的答复:“视频营销会是未来的重要方向,参与者需要拓展更宽的场景做更精细化的营销。”

虽然当前运营难度较高,但运营人员需要明白“有些事情可以数字量化,有些事情是无法数字量化的。提前把这些事情做好区分,才不会因为阅读量低、播放量少而降低成就感。”

虽不能说这三家的做法都是成功的尝试,但他们至少都走在了正确的路上。

其实,就视频号的内容分类,致趣百川已经出了相关干货内容,并从内容分类的角度,将视频号、短视频营销分为初、中、高级模式。针对不同级别的运营以及企业的不同定位,视频号的内容承载会是不同的形式。

企业进击“微信视频号”,或是营销最后的挣扎

最后,感兴趣的小伙伴也可以在留言区与我们交流更多视频号的运营方式、方法。希望我们都能抓住视频号风口,提前抢占流量高地。

本文由 新媒体之家 作者: ToB行业头条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之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