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裘千仞」,总想着华山论剑

疫情之下,远程办公成为众多公司的选择,不仅如此,学校授课也开始依赖这些办公服务。

互联网「裘千仞」,总想着华山论剑

这是属于钉钉、企业微信、腾讯会议、飞书等产品的趋势。趋势之中,钉钉凭借一个「你钉起来真好听」的B站短视频,刷屏社交网络,博得不少好感,可谓将产品、品牌和公关之道完美融合。

与之相对的,是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的「戏」。2月29日,飞书发布公告称,有用户反馈,飞书文档相关分享链接在微信内无法打开,显示因诱导分享而被停止访问。公告提到,飞书相关域名链接在微信内均无法打开,显示「如需浏览,请长按网址复制后使用浏览器访问」。飞书用户无法在微信上邀请参与会议、邀请新成员加入组织、跳转微信分享等。

原本忙着在吃饭圈的瓜,而后看到字节跳动中高层和高层都开始在各渠道抵制微信封飞书链接的行为,就两瓜兼吃。这情形太像2018年的抖音,2019年的多闪,步骤都差不多。先是产品在微信环境里激进拉新,被封禁链接后,遂发公告,开始「表演」。

前两年的「历史剧」,看过的人自然已经了解,没看过的朋友可以移步《抖音奇袭社交,先奇袭用户隐私?》。兼听则明,也可以去翻一番此前媒体的客观报道。

事实上,淘宝链接发在微信里,需要用户自己复制然后去淘宝打开,淘系里的支付只能用支付宝而不可能用微信支付,这是阿里和腾讯两家巨头竞争后的一个常态。

阿里和腾讯,好比金庸与古龙,各有自己的武侠演绎风格,抑或者是黄药师和洪七公,不同的武学体系,却都赢得江湖敬重。

这些常识几乎是人尽皆知了。但江湖总有裘千仞之流,也想华山论剑一下。那我们就聊一聊这「论剑」的常识。

01 关于「拉新」

微信封链接也不是一两天了,最狠的时候,微信连腾讯官方微信公众号都处罚。

因为一篇文章被网友投诉「滥用原创」,腾讯自家公号被取消原创标识。微信还封过腾讯新闻诱导或误导下载的链接。腾讯系的公司,比如京东、拼多多等,也都因为各种违规而被封禁链接。

这次飞书是怎么回事呢?首先是存在诱导行为。字节跳动的一些运营有个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叫做「产品蝗虫」。总结一点精髓,就是冷启动的时候,搞一些看起来是定制的邀请码,在各个社交平台和社区平台散播。

有些地方受限于管理能力,那只能让蝗虫先飞一会。但微信不能啊,微信已经是11亿月活的产品了,蝗虫肆虐,用户就不能安生。

所以,微信就只能用一系列的管理规范,来抵制蝗虫入侵。按照《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3.2:对链接的说明与链接点击进入后的页面不一致,属于诱导/误导行为。

互联网「裘千仞」,总想着华山论剑

你再看看飞书的拉新方式。

互联网「裘千仞」,总想着华山论剑

点击链接进行注册后截图(引导下载飞书APP)

互联网「裘千仞」,总想着华山论剑

另外呢,有用户认为,飞书可能会拉微信的关系链。这点我无法判断,毕竟没有使用。但必然仍有不少用户,对微信的二度好友、前任等被抖音和多闪推荐感到心有余悸。

互联网「裘千仞」,总想着华山论剑

这里援引钛媒体的报道:一位接近微信内部的人士透露,经用户投诉并经平台核实,飞书通过微信违规分享使用微信违规分享等拉取关系链,已违反《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基于保护微信用户安全、知情与选择权的考虑,微信暂停向此类APP提供微信内直接分享权限的服务。”其表示。此外,飞书在微信里被封禁的链接可以在浏览器打开,并非完全无法使用。

所以说,飞书被封链这事根本不值得惊讶,这不过是微信外链管理过程中,无数次处理中的一次。

02 关于「边界」

这几年,字节跳动在各个赛道都有布局,包括资讯、短视频、社交、问答、知识付费、在线教育、金融等等,由此收获了App工厂的称号。

硬币的一面,这是由信息流展开的无边界拓展故事,而另外一面则是,各路出击,大多偃旗息鼓。字节跳动现在的王牌还是今日头条和抖音,当然,tiktok在海外表现惊人。

无边界其实最早王兴用得多,但他说这个话有一个前提,美团是在吃的基础上做延伸,进而拓展边界。说到底,美团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就是生活服务。

但还未上市的字节跳动需要比资讯和短视频更大的故事,社交就成了绕不去的坎。多闪、飞聊前后都没做出声响,飞书现在成了头条的前锋。

现在的市场份额来看,钉钉一马当先,企业微信随其后在第一梯队,飞书则依靠这场疫情里的免费政策迅猛发展。

这次飞书的公告上,飞书还特别提到了疫情和复工复产,意思微信的行为影响了企业客户使用飞书文档通过微信分享企业抗疫信息,影响了办公效率。

这话术就有点神操作了。企业当然应该为抗疫做出贡献,我们也承认,飞书也确实在为此做出贡献。但社会运转,不仅仅是抗疫一件事情。公司业务可以不断拓展,但市场秩序需要有规则。如果因为抗疫,就忽视其他规则,那我们应该思考一下,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

更何况,企业分享内部信息,当然应该在企业内部办公软件上,这也就不需要微信了吧。如果分享的是公开内容,那公众号文章,媒体的链接它不香吗,还要先整成飞书文档?

当然了,公关和营销上,都有向巨头喊话以达到传播目的方法。此前字节跳动的方式是,开发布会,90后多闪产品经理喊话张小龙,发公告,也包括起诉等等。这回则更机智,飞书目前市场份额低,借助疫情期间舆论传播效应,可以实现跃升。

但所有边界的建立,以及公关打法,基础是尊重用户。尊重包含两层意思,一是保障用户隐私和权益不受侵犯,二是别把用户当傻子。

03 关于「垄断」

在字节跳动一年至少一度的「抬杠」腾讯过程中,「垄断」是绕不开的一个标签。

这个问题我们拆成两部分来解读。一、「垄断」都是坏事吗?二、腾讯的行为构成了垄断吗?

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诺贝尔经济学得主科斯说过,「每当经济学家看到他无法解释的现象—这样或那样的商业行为—他就在垄断上找理由。而由于我们在这个领域是无知的,所以也就有着很多无法解释的现象,于是在垄断上找理由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所以看到巨头对体量较小的企业有啥措施时,就用垄断、抵制垄断来解读的,是巨婴思维。不管是经济学家还是社会学者,都在思考如何界定垄断,以及探讨垄断与否对社会整体价值的影响,你一个做媒体或搞公关的,上来就能给定性?

再看下个问题。腾讯是互联网的水电煤,这个提法是一个比喻,但并不意味着垄断。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曲创解读很专业。他曾说过,「关键性设施」有两个必要条件:竞争对手必须获得该设施才能正常经营;由于技术或成本的原因,竞争对手自己无法复制,或者复制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

只有同时具备了这两个条件,关键性设施的拥有者才必须向竞争对手开放,不得拒绝竞争对手的接入,但有权做出某个资源是不是「关键性设施」判定的,通常是行业监管部门或法庭,不能是竞争者自己。 

按照这两个标准看看腾讯封链是垄断吗?「头条系」产品都有自己单独的App,也并不是基于社交起家的,完全可以绕开微信和QQ运行,头条不会承认自己离了微信和QQ就不能活吧?

照着字节跳动的理论,那头条号文章应该可以放微信公众号二维码,抖音已经下沉到小镇青年,是短视频基础设施,应该给快手和微视导流,这对头条来说可能不?

让商业的回归商业吧。但如此看来,我们还需要给字节跳动普及商业常识吗?理论上自然不需要,如此体量的企业,走到现在,必有其过人之处。字节跳动在广告变现上甚至创造了商业奇迹。

那为啥还能做出这么多有违商业常识的事呢?这又是做给谁看呢?试图裹挟舆论的套路用第一次,很多人觉得新鲜,用第二次,不少用户已经反感,到第三次,这不是蠢,就是坏了。

本文由 新媒体之家 作者: 吴怼怼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之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