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的使命、发展与方向

作为人类社会的实践活动,管理有着上千年的历史。近代史中公司的出现,更是让管理成为一门显学。当前,管理类专业已遍布各类高等院校,印度的高等教育中更是把MBA视为通识教育,人们对管理学及管理实践的讨论也是乐此不疲。

管理的使命、发展与方向

关于管理的本质和使命,各有各的说法。有学者指出,管理的本质是集体行动的逻辑,而管理的使命是以高效益创造社会财富。为了完成好管理的使命,学者们提出了计划、组织、协调、激励、控制、评价等各种管理职能,以及创新、研发、营销、生产、采购、财务、人力资源等各种管理活动,这些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去解释。从社会学角度看,管理的使命是维持组织机体的新陈代谢和生态进化。以企业为例,一个企业是社会的一个“有机细胞”,遵循着生、成、住、坏、空的新陈代谢规律;一个企业会有死亡的那一天,但千千万万企业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自强不息的企业精神将与日月同辉,而企业精神的背后就是管理的本质和使命所在,用中医的话讲是“生生”、“广生”和“大生”。

作为一门学科,笔者认为,管理学的发展方向有两个:其一是管理之道的发展,即以人为本的管理哲学化;其二是管理之术的发展,即数据驱动的管理科学化;而作为管理之法的管理职能、管理流程、管理程序、管理活动则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管理的使命、发展与方向

图1:管理之道、法、术

以人为本的管理哲学化,就是从“人天合一”的角度,以系统、和谐、自然、生态的视角去看管理的本质和使命,要求管理者要有整体、动态、开放、进化的发展思维。数据驱动的管理科学化,就是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技术的应用,从计划、组织、控制、协同、评价等职能入手,强调管理活动的精细化、智能化和全局优化,其典型的代表有大数据营销、数字化供应链,等等。

以人为本的管理哲学化,将管理从“人治”,经由“礼治”,最终升华到“德治”;数据驱动的管理科学化,将管理从“人治”,经由“法治”,最终升华到“理治”;而完美的管理境界是“德治”与“理治”的双轮驱动。

管理的使命、发展与方向

图2:管理境界:“德治”和“理治”

有些人一看到“礼治”和“德治”,潜意识会有排斥心理,感觉是封建社会的残余或管理的倒退。实际上,“礼治”也是一种有效的管理方式,“德治”更是管理的高级阶段。

所谓“礼治”,其实体现的是顺序逻辑和因果逻辑。“礼”的内涵是顺序、先后,“礼治”就是按先后和因果逻辑来处理事务。中国传统儒学所提倡的几种人伦:“夫夫”、“妇妇”、“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君君”、“臣臣”,是具有严谨的先后和因果逻辑的。

举例来说,先有夫唱,才有妇随;先有父慈,才有子孝;先有兄让,才有弟恭;先有君仁,才有臣忠;先后关系不能颠倒,因果关系更不能混乱。如果说管理的对象是事物之间的关系,而先后和因果关系则是占主导作用。当代社会混乱,很大原因是人与人之间、人与事之间、事与事之间的先后和因果关系混乱所致。菩萨畏因,凡夫畏果;要想得瓜,就不能种豆。笔者提倡“礼治”,就是希望大家认清管理实践当中的先后和因果关系,并据之来进行管理实践。

“德治”更是管理的高级境界。何为“德”?上德不得,上善若水,法地,法天,法道,法自然。“德治”指的是管理者以身作则,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之乐而乐,以自身行为来规范和管理他人。“德治”的主体对象是管理者自身,是先自律而后律他,强调的是“言传”不如“身教”。管理者自身的选择、取舍和行动是最好的管理规范。孔子说:“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传统儒家的八句真言:“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是落脚点,而“修身”修的就是管理者自身的“德”。西方的管理学,讲管理的方法和工具讲得比较多,却很少讲管理者的道德修养,很少讲管理者的道德表率,这是西方管理学的缺陷,应该予以完善。

当前,我们更要强调“德治”。像川建国那样,将公天下变成国天下,将国天下变成家天下,以自私自利为中心,以自我标榜自我吹嘘为能事,只能算一个暂时得势的政客,连政治家的边都没摸到。我们提倡“德治”,是要批判那种以成败论英雄,以功利为导向的霸道风气。面向21世纪,乃至更远的未来,没有“礼治”和“德治”,人类社会将异化为赢者通吃的“野兽”;也只有“礼治”和“德治”,人类社会的发展才有希望,才值得人们企冀。

管理科学化中的“理治”,就是将基于流程的“法治”管理,升化为数据驱动的“理治”。

关于“法治”,大家比较好理解,主要内容是管理实践的标准化,标准管理的流程化,流程管理的数字化,数字管理的智能化。以标准化、流程化、数字化和智能化为代表的“四化管理”也是“法治”的四个发展阶段,而到了“智能化”阶段,“法治”就是接近于“理治”了。

中国古哲讲“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理”也好,“性”也好,“命”也好,都不离“数”;物性,事性,人性,天性,也不离“数”;数据驱动的“理治”,就是以“数”诠“理”,通过“数”的运算来体现和遵循事物、人性和自然的变化规律。

数据驱动的“理治”体现的对规律的被动适应,以人为本的“德治”强调的是对规律的主动选择,理想的管理境界应该是将两者进行综合,综合为物、数、人等三者融合致一的“太极管理”。王宗岳《太极拳论》有言:“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粘。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虽变化万端,而理唯一贯。”管理者的“太极管理”之境界,也应如太极拳高手,通过从招熟到懂劲,由懂劲到神明的不断修炼,达致心知和体认、心理与生理、内与外、人与环境等的高度协调和统一。

管理的使命、发展与方向

图3:管理境界——“太极管理”

概言之,管理的发展方向主要有两个,一者是数据驱动的管理科学化,一者是以人为本的管理哲学化;前者由“人治”到“法治”,进而升华为“理治”;后者由“人治”到“礼治”,进而升华为“德治”。管理的最高境界应该是“理治”与“德治”的完美融合,即“物”、“数”、“人”等三者融合致一的“太极管理”。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