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新宠(二):社会设计师

不同于传统的设计师,社会设计师关注的问题在“社会过程”中的系统运作,是将各种资源创造性的重新配置,所有能让社会变得更美好、便捷的设计都应该称之为社会设计,这也是社会设计师的职责所在。

设计新宠(二):社会设计师

长久以来,设计师一直在为全球10%的有购买能力的人群做设计,而90%真正需要设计的人和问题却被忽视了,我们今天面临的日益凸显的环境和社会问题,正是对设计师提出的新挑战,社会设计(social design)也因此应运而生。

一、核心概念

“社会设计”这个概念目前在国内认知度较低,通俗来讲,社会设计就是解决社会问题的设计。它包括着很多领域,人文关怀、环保、人际关系、教育、性别平等、医疗、弱势关怀等等,总之能让我们社会变得更美好,便捷的设计都应该称之为社会设计。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社会设计”方向的框架理念是:如何在不同的规模尺度下,洞察具体问题在“社会过程”中的系统运作,找到并时刻关注影响其变化的杠杆点,将各种资源创造性的重新配置,形成新的推动力和生产力,并用美学加叙事的设计语言进行传播,从而务实的达到社会改良或革新的目的。

这就是现阶段我们在中国语境下实践中所理解的“社会设计”。

社会设计发展史图解:

设计新宠(2):社会设计师

比较传统与狭义的社会设计就是各种“援助项目”的落实的方法。比如美国政府出资几千万美元援助印度地区的教育问题,而这几千万美元要怎么花出去就是社会设计的专业范畴。

更广义的社会设计诠释是某些“带有公益性质的商业”如何落实。

比如同样面对艺术家生活拮据的问题,教育者想到的可能会是改变群众的审美取向、策展人想到的可能是更好地与国际市场对接、艺术人想到的可能是积极呼吁完善艺术品市场体系,而作为一名社会设计者,需要分析更宏观的社会体系中的利益相关者。

从现象–模式–系统–理念的路径去分析问题并提出方案,就是社会创新设计的工作。

二、核心设计理念

  • Be Real,强调项目研究的真实性和实操性;
  • Design Process in Social Process,在“社会过程”中理解设计过程;
  • Action research as proof,用行动调研证明一切;
  • Design as Prototyping, not result,鼓励设计作为原型测试,而不是追求结果;
  • Communicate with simple & powerful Design language,用简单有力的设计语言进行沟通;

以上来源于中央美院设计学院社会设计专业对其教学理念的描述。

社会设计不仅仅是一种设计方法,它是一种机制、一类生态环境,它的设计需要不断根据社会各层各方面的需求去进行调节。

人类社会并没有恒定的普适发展规律,那就没有一蹴而就的社会发展预测和设计,运用这些规律对社会进行主动改造必然具有不断迭代、具有生命力的过程。

社会设计需要更广阔的视野,在立足于专业的功能与个性基础上,上升到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的思考,争取让每一个设计之下的参与者都能够感受到能量的流动和来自设计者的友善。

social design 起源于美国的 social practice,Marjetica在十年前创建这个专业的目的就是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真正关注到这个社会或是这个世界的真正需求,在她看来,social design 就是和当地人一起劳动,每一个项目都不是为了我们的项目,而是当地人的项目,这意味在我们离开之后,当地人依旧可以自己对于项目进行发展。

我们一起创造出来的东西并不是为了炫耀我们的能力,而是真的有利于当地的发展。

三、核心能力

  • 敏锐感知能力:在扁平化的世界语境下,社会过程中,能够主动的观察、获取、分析、判断“新问题”“新模式”“新技术”。
  • 质疑能力:质疑与当下的社会语境,经济模式,沟通方式,呈现方式不符的设计方法,设计过程,设计结果。
  • 系统思维能力:能够从全局和系统的角度出发去理解问题,遵循“自下而上”的工作方式,形成“调查研究-导出问题-设计策略” 循环迭代的系统设计思维。
  • 领导力和协作能力:有能力通过组织和协调不同专业,不同背景,不同诉求的人去做一件有明确目标的事。
  • 执行能力:程序意识,结果导向。学生应该具备能够解决不同规模的问题的能力,也要能够在复杂的系统中辨别出人、动机、行为三者之间关系,并学会和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就他们的关心点去谈判与协商。

设计新宠(2):社会设计师

中国乡村生态脱贫研究

四、与社会创新的关系

如果说“创新”是实现资源重新配置的目的,那么“社会设计”是一种设计,一种具体的创造性方法,一种激励的行动。它强调设计师在社会中的角色和责任,旨在使用设计过程来实现社会目标。

社会设计区别于传统设计学科的纯粹市场导向,试图成为更具包容性的设计概念。

正如美国设计史教授维克托·马戈林(Victor Margolin)2002年在《人造政治学》中写道,“设计师能够设想并赋予某种形式于物质或非物质的产品,以大规模解决人类问题,并为社会福祉做出贡献。”他认为这种意识形态是社会设计的基础。

如果说“创新”关注的是过程,那么“社会设计”更关注创新的形式和实际成效。社会设计指导实践完成在从实用到艺术的方法中的感性转变。

与“思辨设计”在平行世界里的局部测试相比较,“社会设计”更愿意选择在真实世界的杠杆点上去做局部测试,是直接的,不是含蓄的;是真实的,不是虚构的。马戈林认为社会设计的潜力在于解决大问题和创造文化,而不仅仅是设计新产品。

因此,社会创新设计所教的往往不是一个职业技能,而是一种普适的,将伦理观点与需求转化为可被量化的指标的能力。这个能力所看重的往往是系统思维、设计思维、运用不同伦理观点的视角、当下社会的道德趋势等抽象领域的素质。

这比起产品设计、平面设计、环境艺术设计等专业,社会创新设计要更加抽象、更加复杂,也更加前端。

设计新宠(2):社会设计师

写在最后

在物质水平与精神文明不断攀升因而对生活水平有更高要求的现代社会,“设计”这一具有目的性的创造成为人们越来越依赖的生活问题解决方案,越发地具有影响力与地位。但与此同时,社会之中的环境问题、贫富差距等社会问题正在日益激化。

正如同生活的需求需要被设计妥善解决,社会问题则需要一个立足于新的设计方式来解决。社会设计则是立足于“为90%的人谋求公共利益与公共福祉”而非“5%的金字塔尖人群”的需求,保证了功能与个性之外多了人情关怀的设计。

#相关阅读#

设计新宠(一):产品体验设计师

作者介绍:晓吾,鹅厂交互设计师,公众号:晓吾设计;先后在创新工场、新浪微博、腾讯国际业务部、社交用户体验设计部 (ISUX) 任职。擅长娱乐、社交类创新产品设计。欢迎加微信shawnxwu一起交流学习。

本文由 新媒体运营 作者:晓吾设计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运营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