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笔者对微信「浮窗」和「晒图」功能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并总结了自己对功能设计上的思考,与大家分享。

前几天在图书馆看到一本很有意思的书——《中老年学微信》,这是一本专门为中老年用户打造的微信使用教程。此书是18年6月出版,按照书籍正常的出版步骤,这本书里介绍的操作流程应该是微信17年末的版本。

这两年来微信并未作出大改版,总的来说这本书里介绍的方法多数都还能用。但是我大致翻阅了一下,还是发现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改动点,这里我就列举出来,大家一起来分析学习。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浮窗

微信是在6.6.7版本新增了浮窗功能,用户可以将正在阅读的文章收在浮窗里,想看的时候可以随时打开,满足了“边阅读边聊天”的诉求。

但是用户不满足于此,在聊天的时候,我还要听歌,玩小程序等。

所以微信在7.0.5版本中对浮窗进行了一个升级,让用户可以进行多线程操作。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1. 浮窗的特点

浮窗从样式上来说,它凌驾于当前界面其他元素之上,这个特性带来了两个好处:

  1. 从感官上距离用户最近,用户更容易察觉,所以适合承载优先级高的信息或者操作;
  2. 游离于当前页面,不会破坏页面结构,设计起来比较灵活;

为了更方便理解,我们来举个例子:经常听歌的朋友对「歌单」应该很熟悉,那么歌单页需不需要展示底部栏菜单?

我们不要着急打开手机里的XX音乐app,可以自己先想一下,底部栏菜单的作用是什么?

因为歌单页的层级可能会很深,底部栏菜单可以供用户快速的跳转到一级页面。那么是否展示底部栏菜单就主要取决于“用户对快速跳转到一级页面的诉求是否足够的强烈”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用户的诉求我们可以通过页面埋点数据和用户调研获取,参考了4款竞品,有两款产品(网易云 虾米)在歌单页展示了底部栏菜单,而另外两款(QQ音乐 酷我音乐)没有展示。

这说明各家产品对用户的诉求强度并未达成统一,那些没有提供底部栏菜单的产品观点无非是以下两种:

  1. 我觉得让用户在歌单页一级一级的返回就挺好的,符合用户的认知;
  2. 用户可能对一两个一级页面的诉求很高,例如首页和我的页,如果因为这两个功能,就展示整个底部栏太浪费了。

如果是后一种,我们可以考虑使用浮窗作为一级页面的入口。

例如,用户进入一个活动页,但是用户有跳转到首页/我的页这两个一级页面的诉求。

按照常规思路,一级活动页的入口是底部栏菜单,但是直接放底部栏菜单不是最好的方案,因为其他几个页面,用户的诉求不是很高,也把入口露出会造成界面空间的浪费。

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选择浮窗作为这两个一级页面的入口。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2. 怎么关闭浮窗

接下来我们来说说浮窗关闭的问题,在浮窗1.0时期,用户拖动浮窗到页面底部可以关闭浮窗,但是在支持多线程的浮窗2.0时期,用户点击“关闭”图标关闭浮窗。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从操作成本角度来说,肯定点击图标就关闭更加方便。但是这里我们需要考虑两个问题:

  1. 因为浮窗位置是可以移动的,如果加了关闭图标,那么用户担心误触反而增加了操作成本;
  2. 关闭弹框是否需要操作确认。

多数设计师对于“操作确认”的认知还停留在对话框,当我们需要用户确认上一步操作,想当然的加上一个对话框,询问你是否要关闭浮窗。

这里我们需要强调一下:操作确认≠对话框。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这里我们需要从头梳理一下,为什么我们需要用户确认刚才的操作?目的有两个:

  1. 担心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触了有风险或者不可逆的操作,例如转账、删除等。所以需要加一个“操作确认”步骤,告知用户该操作的结果;
  2. 对于犹豫不决的用户,增加确认步骤挽留用户。

简单来说,操作确认的目的是防止用户误操作和挽留用户。那么微信的滑动关闭的交互方式是否满足这两点呢?

我个人认为是满足的,因为与点击直接关闭相比,拖动到特定区域关闭,用户误操作的概率更低。

例如,正常情况下,你点击“接受”按钮就可以接听来电;但当手机锁屏时,你需要滑动接听来电。

这是为了避免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例如手机放在口袋里,误触接听了来电。因此,如果我们有意识的增加一些高风险性或不可逆操作的交互成本,可以极大的降低用户误触的几率。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至于挽留用户这点,这点见仁见智。我认为真正可以挽留下来的是那些犹豫不决的用户,增加交互成本延长了操作时间,也延长了用户的决策时间,避免用户的冲动性操作,让用户做出更合理的判断。

对于那些一开始就抱定目标的用户,多加一个对话框真的可以挽留住吗?

3. 单进程场景

当然不能因为对方是微信,所以我们就需要“强行解释”它的所有行为。

我们可以有自己的思考,例如:当悬浮窗中只有一个进程时,我们是否可以沿用之前的样式?用户点击可以直接进入目标页,跳过那个选择的步骤,只有一个也没得选啊。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这样做的确很方便,但是存在一个问题,用户应该如何关闭悬浮窗?

如果还是滑动到底部关闭,那么就会导致单进程和多进程的情况下,用户关闭悬浮窗的交互方式不统一,违背了一致性原则

总结来说,沿用之前的样式,用户来的快,去得快,但是违背了一致性。

朋友圈晒图

朋友圈发图片的流程微信最近没有做太大改动,但是因为每天发朋友圈的用户量太大了。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分析一下。

1. 选择图片

上传图片首先要选择图片,图片选择界面一般有两种:一种是以微信为代表的正序排列类,最新的图片在界面底部;另一种是以微博为代表的倒序排列,最新的图片在页面顶部。

一个小小的图片选择流程为什么要做差异化呢?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首先我们来说微信的正序排列,一般真正想发朋友圈的图片很有可能是你刚刚拍摄或者下载的,把最新的图片放在最底部,方便用户拇指操作。

但是如果你想发的图片是很久之前拍摄或下载,那就需要你手动滑动界面去搜寻目标图片,自上而下的浏览方式用户对于信息的获取效率更高,倒序排列的更加合适

此外微博这里还做了筛选功能,点击顶部栏就可以选择筛选项,为了避免用户视线在界面顶部(筛选项)到底部(最新的筛选结果)的大范围移动,这里采用倒序排列更加合适。

总体来说,微信适合用户发最新的图片,发完即走;而微博更方便用户精准的搜寻到自己想要发的图片。

2. 编辑/删除图片

图片上传完成后,进入预发布阶段,用户对这个图片进行哪些操作呢?

  1. 自己不够美,我要重新修一下——编辑功能(微信不支持发图前重新编辑图片);
  2. 这个照片排序不对,我要换一下——位置挪动功能;
  3. 这个照片不好看,我要删除——删除功能。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这里我们主要来说一下删除功能,微信是拖动删除图片,跟关闭浮窗一样,不再赘述。

QQ和微博都在图片右上角展示了“删除”图标,意思很明显,点击这个图标就可以删除这张图片。

但是这个删除图标是否一直需要呢?

例如,在QQ中,如果用户中途退出,我们会询问用户是否要保存当前的图片,用户选择保存。再次进来的时候,图片右上角是不会有“删除”图标,因为之前已经询问过用户,既然用户选择保存,说明用户不太可能删除这图片,可以考虑去掉“删除”图标。

面向场景,才能对功能进行取舍。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用户不能删除这张图片,用户可以进入图片页删除。

这里有个交互细节也很有意思,微信使用的删除确认弹框是在页面底部,而QQ的是在页面中间。如果你要确定是否删除这个图片,那么首先你要对这个图片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将对话框放在界面中央,遮挡了图片的主体,会对用户的确认过程造成干扰。

关于微信「浮窗」和「晒图」的交互设计思考

总结

以上就是我对微信浮窗和晒图功能的思考和总结,如果你有不同的意见或者看法,欢迎留言讨论。

王M争(微信公众号:王M争),资深互联网人。

本文由用户@菜鸟运营发布于新媒体运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本文由 新媒体运营 作者:菜鸟运营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运营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