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笔者最近从零开始构建增长黑客的知识体系时发现,不论现有的文章还是经典书籍都不能很好地让一个完全没有增长黑客概念的读者轻松建立起增长黑客的知识体系。在啃了经典书和大量文章后,笔者尝试将主题阅读的思考分享,抛砖引玉,期待与小伙伴们一起学习。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01、先聊聊如何构建知识体系?

残缺的知识难以支撑高段位的能力。

对某一个领域的知识,完全没有概念的时候就去关注很多散碎的知识点没有太大的价值,每个人肯定都收藏过《XXX的N种方法》,《XXX的N条干货分享》之类的文章,咋一看牛B,立即点赞、收藏、转发一条龙。但除了骗自己在学习,安慰自己充满焦虑的内心之外,没有其他的意义。真正要实操的时候,却什么都用不上。一图胜千言,知识体系的价值请看下图: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如何建立知识体系?

稍稍探讨一下,生活当中很少会出现以学习知识为最终目的的场景,工作当中更是如此。我们学习知识,练就一项技能绝大多数都是抱着明确的目的和目标的。比如,我要在一周之内大幅提升PPT的能力,因为两周之后就要进行述职报告。所以说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丑是读书的最强驱动力,哈哈哈,扯远了,拉回来。

一切不以能力输出为目的的知识管理都是耍流氓。

关于如何做知识管理,本身就是很大的一套知识体系。这里请大家先移步总结这篇知识管理,我憋了2年,迭代6次|如何构建知识体系?——周盛昌

周老师的文章是我个人在知识管理、知识体系领域见过的最好的文章,没有之一,如果要评价我会说这篇文章的能量密度是恒星级别的。(本来想将周老师比作普罗米修斯,但是又不忍看他受苦。马屁拍到这个地步,借用张图,周老师别见怪啊~)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上图很明白的将知识体系具象,知识体系是分层次的。就如同我们日常的工作中要完成任何一项具体的工作任务时,用到的不是某一个方法论,某一个工具,而是要调用一整套的知识体系。比如,当我们要完成PRD的撰写任务时。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作者,我自己,hhh~

至此,知识体系的问题讨论完了,接下来我要接受键盘的封印,认真梳理一下增长黑客的知识体系。在看下面的问题之前,一定要读一下周老师的文章,墙裂推荐!!!

02、增长黑客是什么?

我个人目前的理解,增长黑客是以数据分析结果为主导驱动创新,并以大量创新实验的数据结果为准则,验证产品本身是否能持续满足用户需求,持续迭代,最终依靠用户的力量达成低成本增长目的的理论。(斗胆作此定义,目的是抛砖引玉,加速学习,欢迎大家评论里拍砖)。

读过几本增长黑客领域经典书的小伙伴们,应该会发现大佬们的定义都是有区别的,这也是造成普遍对增长黑客的认知比较不统一的原因所在。对于增长黑客,范冰老师定义为人,Ellis老师定义为系统,程浩老师定义为方法论。但其实各位大佬说的都对,只不过着重阐述了增长黑客的某一部分。重点落在“黑客”就成了“人”,重点落在“增长”就成了“系统”。这个大家可以看一下范冰老师在一刻的演讲,演讲中提到:

《三十六计》它其中强调的“计”,可能就是计策、计谋,它其实就是做事的一些具体的小策略、小计谋、小心法;那么《孙子兵法》其实它强调的是战术层面,是战略层面,甚至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怎么去通盘考虑,道天地将法,在战争之前就能打赢。所以《增长黑客》在我看来,它既是做事的方式,更多的是你如何通过数据驱动,如何通过工程手段来找到增长点,从而来奠定一步步的盛举,而不是一个个 case by case 的案例。

《增长黑客范冰:用底层的逻辑架构来做增长,是未来的趋势》腾讯视频可以搜到。

至此统一了大佬们在书籍当中叙述的不同侧面之间的偏差,能确立增长黑客不仅仅是“套路”,“大神”,更是一套完整的理论,我借助“道、法、术、器、例”的模型制作了下图,来解释一下我眼中的增长黑客。(对知识体系模型还不清楚,快快回去看周老师的文章~)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道:黑客增长本身就是一套理论,狭义的看可以理解为一种方法论,如同精益创业理论,高效能的七个习惯一样,不仅仅能为日常的工作生活做指引,更是造就思维方式,具有极强普适性的理论体系。绝对不是网络上大量营销培训提到的“裂变”,也不是“AARRR”的模型就可以涵盖的。要先明确它的概念,之后再去逐个击破,否则很容易陷入细节,偏离方向。

法:核心需求是否被满足?是否激发了用户的“啊哈”时刻?应该采取什么实验?实验结果如何?等等所有的问题,都需要通过“数据”也就是常说的“可量化”作为判断的依据。比如范冰老师在一刻的演讲中说到“凭大多数产品的存在价值之低,根本轮不到去谈论增长黑客”,直戳痛点的一句话,那什么是存在价值?达到什么存在价值的标准才能做成长黑客?Sean Ellis 老师的书中就给出了明确的标准,要通过不可或缺测试:如果你的产品消失,有多大比例的用户会感觉“非常失望”?超过40%的用户感到“非常失望”时,恭喜您,团队已经具备了全力驱动增长的条件。瞧,虽然40%这个数量本身不是绝对的,但这种可量化的判断方式就是增长黑客的法。

术:数据主导的大量创新实验,这里有两条主要的分支。一个是各种“套路”,另一个是“流程”,流程比较简单根据Sean Ellis 老师书中所述一共分四个步骤: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没有流程,大量的实验是不能落地的,同样没有多样的“套路”实验也不可能快速的落地。虽然我想尽量说的简单易懂,但是请大家不要不要不要小看“套路”,正如《刻意练习》中提到的,新手和大师的区别就在于当遇到某个问题的时候,脑袋中存在多少思考的方式以及解决的方案,说白了就是“大师会的套路多,新手会的套路少”。

想说明白增长黑客的种种“套路”,不可能是一篇文章可以解决的,就算我能写,小伙伴们也没那么多功夫看不是,另外“器”的方面很多是技术的手段,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例的方面也很繁杂,这篇文章主要聚焦于“增长黑客是什么?”的问题,接下来我会:

  • 结合书籍、文章以及我观察到的案例对“套路”进行一个归纳总结,总结一篇文章。
  • 了解增长黑客常用的技术工具,尝试回答如果想成为一名“增长黑客”需要掌握什么技能?这样一个问题,再总结为另外一篇文章。

先搭骨架,再填肉,一步一步深入,完成知识到技能的转化。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加订阅哦。

biu biu biu~ 硬广到此结束,了解了增长黑客到底是个啥,接下来聊聊增长黑客“有啥用?”的问题。

03、增长黑客常见的误区有哪些?增长黑客到底有什么用?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图片来自网络,权删

“他们听我传道几十年,我叫他们信耶稣,他们也许不信,但是我叫他们砍人,你问他们去不去”——牧师|火炮

想说清楚一件事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通过明确一件事物不是什么是一种非常好的认知方法。因此我们一起看一下范冰老师在一刻的演讲中对常见误区的总结: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虽然大多数产品存在价值很低,但是增长黑客恰恰也是帮助产品找到存在价值的有效手段。如同两本书中都提到Yelp,YouTube的例子,他们的主营业务一开始都不是现在的样子,都是通过数据分析的方式挖掘到了用户的真正需求,并且迭代之后也是通过数据的方式验证了产品是否满足用户的需求,要是不说你敢信YouTube一开始就是一个男男女女搞对象的视频社交的产品吗?

增长黑客虽然不能适用于企业的任何阶段,但任何阶段增长黑客都有其存在的意义。

人人都在说的增长黑客,到底是个什么鬼?

百度搜的——jarnsujie(权删)

我的理解,“AARRR”就是增长的能力范围,但是当前阶段哪个是重点,哪个才是那颗“北极星”(北极星指标意味着这个指标会像北极星一样指引着团队朝着增长黑客过程的终极目标努力,使他们不会被某个短期的增长手段冲昏头脑。——Sean Ellis )可以从产品生命周期的角度去理解。

所以我理解的增长黑客主要作用有两点:

  • 帮助产品达到用户满意的程度(PMF,不可或缺测试)。
  • 根据产品所处的生命周期位置,以“AARRR”中的一个为核心指标,拉动运营或营收数据的增长。

最后,这里吐槽一下,增长黑客是一种“积小胜为大胜”的打法,不是“憋大招”的打法。天天在网上举着增长黑客的旗帜,天天做着各种“裂变”讲座、培训,去骗小企业主的人,你们的样子真的很讨厌~

插一点个人的想法,作为产品人,增长黑客中的增长未必是必修课,但是以数据驱动,拿数据验证的思考方式,确是每个产品人终将面临的大考验。学会了这套打法,才能真正体现自己的价值,利润=收入-成本,要么变成一个“增长黑客”,要么变成一个“消减黑客”,背后的核心逻辑都是能以数据驱动你的工作,并且能量化你的工作结果,为公司带来利润。我理解这也是现在“增长产品”和“中台产品”火热的直接原因。大家加油!

今天思考的分享到此结束了,欢迎大家评论里拍砖,互相交流,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本文由用户@慕斯姑娘发布于新媒体运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本文由 新媒体运营 作者:慕斯姑娘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运营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