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神曲幕后竟有推手?洗脑套路惊人相似!

虽然你可能不玩抖音,但下面这几首曲子你肯定听过:

爱的魔力转圈圈,想你想到心花怒放黑夜白天……
像一颗 海草海草 海草海草 随风飘摇,海草海草 海草海草……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

曾经看过一个段子,2019 年最恶毒的话就是:“你喜欢的歌在抖音上火了”。以前毁掉一首歌的方式是把它设为闹铃,而现在是让它成为神曲……

对于抖音的洗脑神曲,大家又恨又爱。比如网易云音乐中,很多好听的小众歌曲的评论中都会有类似的评论:

千万被让抖音发现……

搞笑的是,不久后评论区就会出现另一种声音:

抖音来的……

不可否认的是,确实蛮多曲子因为抖音被更多人听到,火遍大江南北,这些曲子也会因为太火爆而被抖音“毁”掉。

事实上,洗脑神曲可不是无缘无故就火起来的,神曲的火爆其实是一群“有组织”的人一手操纵的。这个“组织”是啥,又是怎样操纵的呢?

一、让人又爱又恨的“洗脑”神曲

我们从 16 年底的抖音开始说起。16 年 9 月 26 日,抖音的前身——A.me - 音乐短视频社区诞生了,看得出来,那个时候的它就有了「洗脑神曲」的栏目。

抖音洗脑神曲

在 16 年底,我被闺蜜安利下载了抖音,还记得那个时候的抖音首页,只是零星几个手势舞挑战视频,每个视频都足以让人感到惊艳。

后来,因为参与抖音的一个“挑战”活动,我被一首歌洗了脑,那首歌是李东贤的《别忘了》。

抖音洗脑神曲

因为开头歌词音译汉字和“去广西,一起吗?”很像,有网友拍摄了相关恶搞视频,助推了一把。

不得不说,这首歌的生命力真顽强,一直火到现在。前段时间罗志祥在《这就是街舞2》中,还提到了这个梗。

抖音洗脑神曲

随后火起来的是《seve》,从那之后,便开启了全民学习鬼步舞的模式,现在相关话题浏览量已达 8 亿。

2017 年 8 月,C哩C哩舞挑战在抖音上线,网友们纷纷上传相关的舞蹈视频,一个比一个魔性。事实上,C哩C哩舞蹈背景音选自歌曲《Panama》,在当时的火爆程度和《seve》不相上下(播放量累计 7.1 亿)。

那时候,同样因为挑战舞蹈火起来的还有《80000》:

这句话我经常对你讲,你是我想含在嘴里的一块糖……

17 年抖音洗脑神曲还有很多,比如因为电视剧《夏至未至》被挖掘出来的《追光者》,因为《前任3》被捧红的《说散就散》……

还有因为《欢乐颂2》出道的《咖喱咖喱》,后来变成了大爷大妈的广场舞背景音,在今年的热播剧《都挺好》中,苏大强还跳过同款舞蹈。

热播剧《都挺好》

18 年前后,抖音洗脑神曲就更多了,我已经分不清这些神曲到底谁先火的,基本上有这么几类:

第一种:魔性鬼畜

代表神曲:《好嗨哟》、《隔壁泰山》

《好嗨哟》出自毛毛姐,一首神曲“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引爆抖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很多人记住了他,并把这首神曲当作 bgm 拍摄各种搞怪视频。

同样魔性鬼畜的还有《隔壁泰山》,很多人都纷纷模仿视频上的舞蹈,这支舞蹈还被搬上了各种综艺节目。

综艺节目

第二种,潇洒励志

代表神曲:《我们不一样》、《远走高飞》、《沙漠骆驼》

一首《我们不一样》,引起全网共鸣,在 17 年的夏天火遍大江南北;同样引起共鸣的还有《远走高飞》:

我一路看过千山和万水,我的脚踏遍天南和地北……

唱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也表达出了当代人民对自由的向往。

还有同款励志土嗨神曲《沙漠骆驼》。在 18 年底,被新东方年会助推了一把,歌词被员工改编,以此暗讽那些喜欢甩锅、不干活瞎指挥的领导。引起网友的共鸣,迅速引爆全网。

“什么独立人格,什么诚信负责,只会为老板的朋友圈高歌,干得累死累活,有成果那又如何,到头来干不过写 PPT的……”

抖音神曲

第三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代表神曲《Gucci Prada》、《买条街》、《答案》、《往后余生》

这些歌都唱出了大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拥有富有生活、美好爱情的向往。比如来自唐老师《买条街》:

只要你乖给你买条 gai,爱不爱你不用你去猜,购物车你要我给你拍,衣服热火往我包里揣……

后来随着《中国新说唱》的播出,说唱文化的普及,《买条街》就越来越火。

第四种:被翻唱完败系列

代表神曲《爱的魔力转圈圈》、《爱情骗子》

比如《爱的魔力转圈圈》是抖音网红今晚打老虎改编自 1999 年发行的《触电》。

虽然《触电》在当时也比较火,但还是被改编版完败。比如《这就是街舞2》某一期,韩庚队和吴建豪队的 Battle,还用到了这首歌。

这就是街舞2

同样的还有《爱情骗子》这首歌,改编自 1980 年代的恰恰风格的歌曲,因为网友们的魔性舞蹈火了一波儿。

其他种类

当然啦,抖音神曲还有很多种类,比如最近一段时间很火的歌:词曲慷慨激昂和童声的完美碰撞的《赢在江湖》童声版,使用次数近 200W。

再比如随着汉服文化的普及,歌曲的受众不断扩大,加上古风词曲朗朗上口而火爆的神曲《缘分一道桥》(《长城》片尾曲)、《出山》等。

《缘分一道桥》MV截图

《缘分一道桥》MV截图

可以说,抖音既是神曲发源地,也是毁歌小神器。但这也不能全怪抖音,因为这些洗脑神曲的火爆都是有组织的人制造和策划出来的,这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二、神曲是怎么产生的?

抖音神曲的风靡并不是偶然。成熟的内容生产套路和运作模式是神曲爆红的助推器。

1)追热点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音乐创作也可以像写公众号文章一样追热点!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这首歌就诞生于一个热点。

电影《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上映后票房大涨,随之,“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关键词成为音乐平台上的热搜关键词,但其实平台上并没有这首电影同名曲。

音乐人宋孟君发现了这个热点和用户情感需求,用一天时间,带领团队完成了歌曲《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的创作和上线,成为流量的宠儿。

想想也是,热点就是流量的化身,要想变成神曲,蹭上热点,那可就事半功倍了。

2)捕捉大众情绪

不过热点不是天天都有,没热点的时候怎么办呢?

万变不离其宗,音乐作为内容产品的一种形式,要想被疯传,抓住大众情绪,就成功了一大半。

想想那些歌词吧:

“长得丑,活得久;长得帅,老得快。”
“确认过眼神,遇到对的人。”
“我们不一样。”
“只要你乖给你买条 gai,爱不爱你不用你去猜,购物车你要我给你拍,衣服热火往我包里揣……”

对于相貌平平的大多数来说,有人告诉你长得丑活得久,心里一定舒服多了;谁都希望一眼就遇到对的人;现代社会,很多人都想要和别人不一样、有个性……

要想红,歌词,一定得表达大众的心声。

2012 年,韩国鸟叔的《江南style》成为互联网史上第一个点击量超过 10 亿次的视频,并且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 YouTube 历史上最受人“喜欢”的视频。

江南style

这首歌正是巧妙呈现了首尔江南区富裕时尚的生活方式,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普通大众对高阶层生活的幻想。

“狂欢理论”的提出者巴赫金认为,在一个相对平等的广场,人们可以不考虑社会阶级和权力的大小,在同一广场进行娱乐狂欢,这表达了一种平民大众的反抗和追求。

而抖音恰恰是这样一个方便平民狂欢的广场。

3)“洗”和弦

在作曲上, 神曲的诞生也有迹可循。

业界流行着一种叫“BEAT”的音乐创作方法,简而言之就是根据音乐主题选择感觉相近的伴奏,然后在伴奏的基础上谱出全新的洗脑旋律。

感兴趣的话,大家不妨听下《纸短情长》《最美情侣》《带你去旅行》《佛系少女》《学猫叫》等几首歌的副歌部分,会发现它们的伴奏旋律其实是有几分相似的。

就算它们互换伴奏,听起来也几乎没毛病。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是不是看起来有点像传说中的“洗稿”?

但这种音乐创作方法就是很高效,而且你还没法说它是抄袭。

4)重复重复再重复

抖音神曲是服务于视频的,而每个短视频的时长通常在 15 秒之内,这就意味着,神曲的精华部分必须“粗暴直接”地呈现在 15 秒内,这样才能迅速抓住用户的注意力。

所以我们不难理解, 抖音本身的这种短视频形式,搭配的音乐一般都是一首歌的副歌部分,这部分的歌词就像是一篇文章里的金句。

这些“金句”朗朗上口,方便传颂。

“直击人心”的歌词内容配上熟悉的伴奏,就变得无比“洗脑”了。要是再加上易于模仿的视频动作,就会调动起用户模仿的欲望,神曲的传播力会变得更强。

而且抖音视频会自动循环播放,加上众多用户蜂拥使用同款音乐,导致一首曲子可以在你刷抖音的时候无数次重复播放,注入灵魂……

对于这种洗脑神曲的旋律和节奏,美国有科学家提出“耳朵虫”的说法。

耳朵虫是产生在人脑里的一种神经运动,或者说是在反复听洗脑神曲后产生的一种认知瘙痒,而且越痒越挠,越挠越痒。

我就曾在刷了好几次“爸爸妈妈去上班,我去幼儿园”的抖音短视频后,长了耳朵虫,走在路上也会不由自主地唱起这首歌。

这么一来,神曲变得神上加神,堪比铂爵旅拍、拼多多、哈啰顺风车等洗脑式广告,让你听着有点烦,但是又欲罢不能。

5)平台加持+KOL助攻

风靡一时的《海草舞》最早是发布在 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上的,但那些传统的大平台并没能让它大火,直到过了 4 个月后转战到抖音平台,才被燃爆。

今年年初大火的《出山》《生僻字》等作品,也都是原生在其他平台上,但通过抖音才得以走红。

现在,甚至一些知名音乐人还会把抖音作为自己的新歌宣发平台。

此外,KOL 的助推也让神曲的走红如虎添翼。过去几个月,妖歌《Old Town Road》从美国火遍了全世界,火到了抖音。

但在此之前,这首歌的作者 Lil Nas X 只是一个早早辍学的无名小卒,《Old Town Road》的走红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但幸运的是,麦粒老爹 Billy Ray Cyrus 发现了 Lil Nas X ,还主动联系到他, 提出帮他重混这首歌曲。

麦粒老爹和作者的对话,图片来自音频圈

麦粒老爹和作者的对话,图片来自音频圈

从此之后,《Old Town Road》一路高歌,并以黑马之势夺得 Billboard Hot 100 榜首,连冠至今。

图片来自音频圈

图片来自音频圈

结语

流量导向的工业化音乐生产已经成为大势所趋,“纯手工”制作的音乐变成了奢侈品。

音乐人刘夫阳在《押韵歌》中写到:

“假设你放弃你的歌里所有高级的 punch line,就只凑押韵,你只用一些低级的爆点你就能红。”
“这样说唱,才能被你们听到,加狠叫着,最后那一句韵脚,这样听众,就直接跪低了晕倒。”

看得出,万物皆可套路。

按套路出牌的抖音神曲,可以说是让人又爱又恨,它给我们带来快乐,但是这种快乐又转瞬即逝,甚至有人厌恶被低俗音乐“控制”的感觉。

一些人埋怨音乐人吃相太难看,但《2018年音乐人生存现况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显示,中国有三成音乐人收入为零,95% 的音乐人都无法仅靠音乐收益维持生计。

金钱、流量和高雅格调之间的张力是显然存在的,而且难以调和。

也许这是音乐最好的时代,也是音乐最坏的时代。

本文由用户@运营研究社发布于新媒体运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 基于CC0协议

本文由 新媒体运营 作者:运营研究社 发表,其版权均为 新媒体运营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运营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