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的头盔需要库克激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可穿戴设备一直被视为高新技术的领头羊之一,人们都期望着它能快点运用到生活中。而在此领域,国内和国外都有很多优秀企业。本文作者对此进行了分析,与你分享。

张一鸣的头盔需要库克激活
“灵魂互换!”

舞台上,两位参与者面对面站在一起,跟随指令抬起双手触碰对方、拍自己的肚子。仿佛两人的灵魂进行了互换,灵魂进入了彼此的身体。

这是发生在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可穿戴设备与智能终端的未来”分论坛上的一幕。

张一鸣的头盔需要库克激活

主持人安排两位嘉宾塔塔咨询(TCS)亚太区总裁Girish Ramachandran与蚁视创始人CEO覃政分别戴上VR眼镜与VR相机,一方看到的图像会实时投射到对方的眼中。

这时双方视角会发生互换,也就是说,塔塔总裁低头会看见蚁视CEO的身体,抬头会看见他自己,反之亦然。

作为7年前的前沿创新科技,VR技术试图用这种方式让大家理解自己这一新兴概念,这一年也被称为VR元年。

元年的热潮来的快,去的也快。来的时候以2014年Facebook 30亿美元收购Oculus为中心,如同海啸一般席卷全球。

2015年,资本市场上,几乎每天都有上市公司发布成立VR基金的公告;创业圈子里,几乎所有和VR有关的项目估值一夜翻倍。上市企业中,暴风影音更是成为VR妖股,40天拿下37个涨停板,创造A股纪录。

在资本圈、创业者的双重加持下,眼看一年时间,2016年的VR元年即将形成。这一年乐视说,VR是乐视生态重要的组成部分;暴风影音说,暴风会成为中国乃至世界VR行业的领导者。华为、百度、腾讯、阿里均以投资或自研的方式入场。

但是VR元年并没有迎来最终的养成,紧跟其后的是下半年的惨烈大退潮。Facebook砍掉200家线下体验店,乐视、暴风影音成为PPT公司的代表。

没有养成的VR元年,使得VR概念元气大伤。

后续的时间里,VR赛道拐入两个走向:国外的VR企业,出身大厂,保持着产品迭代,补足自身生态体验。国内的VR企业,则进入没有投资光顾,无奈B端赚钱养活C端的自给自足模式。

直到不久前字节跳动出手收购Pico,90亿的大手笔再次吸引到一众眼球高光。作为国内市场份额第一的消费级VR头显设备商,此次被收购也预示着字节抢下一张珍贵的元宇宙船票。

但是张一鸣想要成为头号玩家,可能还要等一等穿戴设备头号带货达人,苹果公司的CEO库克。

01 张一鸣的二维”VR”

8月29日,Pico发布全员信,落实了该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一事。

信中称,Pico将并入字节跳动的VR相关业务,整合字节跳动的内容资源和技术能力,并将在产品研发和开发者生态上加大投入。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此次收购中,腾讯也参与到竞标中来,但最终被张一鸣的字节跳动以90亿元纳入囊中,收获元宇宙的入场券。

此次收购完成,也被认为和2014年Facebook 30亿美金收购Oculus一样,作为VR元年的标志性事件,意味着2021年再次成为VR新元年的起点。

从2016年到2021年,同一个概念5年时间的轮回再次开启。

相同的是VR强调的还是虚拟世界增强体验;不同的是,此次入场的头号玩家并不是个老选手,而是没有赶上上一个元年的字节跳动。

不过张一鸣也并非心血来潮,2016年就做过两件事铺垫VR之路。这两件事使得其在沉浸感这件事上,和当时的VR创业者殊途同归。

众所周知,不管是2016年的主机VR还是当下的一体机VR,VR设备的主要功能在于增强虚拟世界达到身临其境的效果,即沉浸感。

强调沉浸感,在图文之外的短视频上发力,张一鸣也是从2016年开始的。

张一鸣的头盔需要库克激活

一件事是在公司四周年年会上,发表了“2016决战国内第一”的主题演讲;另一件是把图文和视频分开,将视频内容从今日头条中分化出来。

“决战国内第一”代表今日头条的算法推荐内容,这一核心玩法给企业带来了突破性创新增长。视频内容独立出来使得刚刚突围图文领域的今日头条,有机会踏入未来趋势建立自己的内容帝国。

彼时,字节跳动只有今日头条这一款明星产品,且公司整体未盈利。但是在2016年第三次讨论是否上线短视频产品时,张一鸣表示,“如果我不做短视频,我将退出历史舞台”,因为当时视频的播放量大概已经是文字的二三十倍。

2016年5月,今日头条视频板块独立成一个APP,对标YouTube,起名西瓜视频。2016年9月,上线抖音对标Musical.ly;12月,上线火山对标快手。

在创始人力主进军短视频之下,2018年抖音成功突围,2020年成为全民应用。

这一年腾讯科技发布了一篇报道《抖音内幕:时间熔炉的诞生》,文中讲到这款产品把大众内容燃料投喂给机器,算法网络运转起来。长成后的它成为吞噬运营者、创作者和用户巨量时间的熔炉。2020年9月以来,抖音用户日均总使用时长是441.6亿分钟——将近9万年。

张一鸣的头盔需要库克激活

这篇在互联网行业引发广泛传播的稿件,设计的专题海报颇具《头号玩家》虚拟现实世界里赛博朋克的风格,同时与2018年抖音新Logo的机械故障风也异曲同工。

有外媒曾对抖音的高增长评论称:张一鸣以抖音产品设计的创新性,使得智能手机进入强沉浸感时代,建立数字内容帝国。

抖音的强沉浸感也带着其海外版Tiktok收获成功,2021年甚至赶超Facebook成为全球用户最杀时间的头号应用,张一鸣也借此成为全球数字帝国的头号玩家。

如果说软件的强沉浸体验之下,抖音属于张一鸣的二维VR,那么如今手握重金,大手笔入场VR赛道,硬件的强沉浸感就是字节所希望的梅开二度。

只是能否再次成为硬件的头号玩家,仅仅收购一个国内市场VR头显第一的设备商可能还远远不够。至少作为Pico的老师,Facebook的扎克伯格都承认,VR行业的爆发可能还需要等一等可穿戴设备界的带货王,库克。

02 可穿戴设备带货王库克

毫无疑问,如果说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是领域的李佳琦,那么乔布斯继任者库克绝对是可穿戴设备界的薇娅。

库克的带货历史要从2013年的5月说起,彼时苹果做手表还只是一个捕风捉影的推测,可穿戴设备还唯Google Glass马首是瞻,人们在激烈地争论着Google Glass的安全隐私问题。

同行都只是一些小玩家,Android Wear还未推出,市场也不看好Apple Watch。那时候的市场和现在一样茫然,不知道可穿戴设备能给我们带来些什么。

彼时的D11大会,还可以邀请到库克和马斯克这样的硅谷明星。库克在当时作出了两个论断:可穿戴设备有潜力,Google Glass难流行。

在这一论断的指引下,2014年9月的苹果秋季发布会上,传言已久的Apple Watch正式亮相。

刚一上市,Apple Watch就迅速成为可穿戴设备领域的爆款,甚至影响了瑞士传统腕表行业的销量。各种各样的新奇可穿戴设备如雨后春笋冒出,但先驱Google Glass却黯然偃旗息鼓。

手表之外,AirPods无线耳机是苹果2016年9月推出的第二款可穿戴设备。通过iCloud同步功能,AirPods能够自动与iPhone、Apple Watch以及Macbook连接。

有媒体评论称,AirPods虽然时尚易用,但不足以成为苹果放弃3.5mm耳机插孔的理由,“精致但容易丢失”。

但市场数据是最真实的消费需求,咨询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显示,2018年AirPods的出货量从 2017 年的 1400 万台猛增150%至3500万台。

2019年3月20日,苹果发布AirPods 2。与一代产品不同,二代产品支持语音唤醒Siri,续航时间更长,有“感觉不到存在”的使用体验,科技博主们纷纷将 AirPods 称为今年最惊艳的科技产品。

长期关注苹果的专业媒体Above Avalon比较最近三年假日AirPods在谷歌上的峰值搜索兴趣发现,索引高达100(代表最大搜索兴趣),同比增长了500%。

如今的AirPods甚至成为一种流行的文化现象。

2019年10月31日,库克在电话会议中称,可穿戴设备业务为苹果贡献的年营收,超过《财富》500强60%以上的企业。AirPods、Apple Watch和Beats取得了“爆炸性增长”。

可穿戴设备、家具和配件,成为苹果新的增长引擎,也使得库克成为当之无愧的带货王。

第三方分析机构Counterpoints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无线耳机市场规模达到3300万部(41亿美元),环比增长22%。其中,美国占全球市场的31%销售量,并且在单个季度销售中首次超过1000万台。苹果公司的AirPods无线耳机在这个品类中领先。

因为跟随库克的苹果带货红利期,在IDC2021年报告中,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前四的公司均为手机硬件厂商。

至于曾经的可穿戴设备王者Fitbit,2019年11月初,Google母公司Alphabet宣布斥资21亿美元,以全现金方式收购。不过即使如此,作为非手机硬件厂商Google一直并未在可穿戴设备市场赚到钱,全面落后于苹果、三星等公司。

带货王库克背后,这种无法忽视的产业影响力,也使得VR赛道全网期盼苹果的入局。

03 全网等苹果入局

即使Facebook 2020年10月底推出的Oculus Quest 2,发售三个月达到近300万台,被不少媒体评价为VR头显、VR元年的转折点,但一个事实是,整个VR产业都期盼着苹果的入场。

以最受关注的销量为例,有媒体认为短期的销量上升并不足以证明转折点来临。主要原因来自于,在Oculus Quest 2 9月份发布后,美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据直插云霄。

疫情之下,“宅经济”就地起飞可能是销量主要影响因素。放在国内就是,在2020年Q1,优爱腾无论新增会员,还是月活,均有显著上升趋势。同一时期爆火的还有任天堂的Switch游戏机,运行烫到可以煎蛋的PS5,均不断刷新销售记录。

另一方面产生“宅经济”扰动质疑的原因是,Oculus Quest 2并没有什么颠覆性产品创新,也意味着难以有转折性产品体验。

有外媒评论认为,自7年前收购 Oculus 以来,Facebook在产品技术上并没有取得过重大进展。其最新的VR头戴设备Quest 2 在美国的销量约为400万台,而这个版本并不比原始版本先进多少。事实上,Oculus的技术已经被Valve Index等规模更小的竞争对手超越,后者的保真度往往更高。

在产品配置上,Oculus Quest 2采用高通顶级VR芯片XR2、90Hz高刷、4K分辨率、轻至503克、无线连接,只需要299美元。

极致性价比,这是成为爆款的关键,但却并不是VR产业来到转折点的标志。

一个很尴尬的现实就是,亏本售卖的Oculus Quest 2走的是扎克伯克元宇宙的路子,而这一条路从来不是一款硬件产品的正途。

前有小米困于硬件性价比,卖广告备受吐槽,后有Facebook同样如此,在产品中加入VR广告,受到消费者和从业者的强烈质疑。

“硬件交朋友,软件服务上薅羊毛”的根本原因在于,硬件产品没有革命性体验优势,这也是全网期盼苹果入局的主要原因。

不同于扎克伯克的为概念买单,VR硬件的核心在于先进的半导体技术。在这方面,当苹果推出自己的VR头戴设备时,它自有的内部开发芯片将提供卓越性能,并可能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

手握从底层芯片到上层内容生态体系,也难怪全网等苹果入局成为VR产业的引领者。

另一方面苹果多年在VR产业的布局,也在近日彭博社爆料者口中印证。报道中表示,库克希望在离开苹果之前再为一个重要的新产品类别奋斗。

“库克特别关注苹果的增强现实眼镜,而AR/VR硬件可能是他最后奋斗的一个重要战场,苹果内部的看法是,库克只想再为一个主要的新产品类别停留。这可能是增强现实眼镜,而不是更遥远的汽车……他同时明白,经营一家硅谷公司是典型的年轻人游戏,所以自己会及时地功成身退。”

此前库克曾公开表示,相比VR,他认为AR才是下一代的未来。有外媒认为,这也可能就是苹果将VR/AR设备统称为AR的原因。因为二者在很多技术上是通用的且AR设备的研发难度要高于VR,不排除苹果会率先推出VR设备,来完善改进AR技术。

此次彭博社爆料跟2019年11月The Information的报道吻合,两者的信息都提到两款不同的设备,一款类似Oculus Quest的AR头戴式设备,一款轻便的AR眼镜式设备。

这两个渠道爆料的AR头戴设备都有提到对标VR硬件Oculus Quest,而不是AR硬件HoloLens或Magic Leap,那所谓的类似Oculus Quest的AR头戴式设备应该是一款支持AR透视的VR设备。

在产业垂直媒体映维网看来,把这款设备称作“VR头显”是更准确的描述。可能将于2021年发布、2022年上市的AR头显应该是一款VR头显,也就是说苹果可能很快就要杀入VR市场,跟Oculus形成直接的竞争。

同时作为库克任期内的最后一款产品,苹果头显能否再次掀起可穿戴设备市场的热潮,也将意味着张一鸣能否激活手中的VR头盔,成为真正的头号玩家,开启一场未来商业元宇宙的探索之旅。

参考资料:

苹果市值跃升至1.3万亿美元,是可穿戴设备将爆发的信号吗?-财经十一人

库克的苹果变形记:可穿戴设备或唱主角-腾讯科技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行业洞察

二手电商破圈迷局:新用户、多元化和下一个B站?

2021-9-3 9:27:54

行业洞察

苹果的简约、多抓鱼的干净,以及背后的包豪斯

2021-9-7 8:53: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