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亿的烧烤市场,正等待跑出一个海底捞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伴随着夏季高温和夜间经济的火热,烧烤消费的旺季来临。数据显示,全国烧烤门店已经突破45万家,增速超过了中餐第一大品类火锅。

2000亿的烧烤市场,正等待跑出一个海底捞

“万物皆可烤”,可见烧烤的兼容性。地道的东北烧烤,新疆的羊肉串,以烤海鲜和野味出圈的两广地区,烧烤之所以遍布全国各地,本质上来自烧烤的极致性价比,以及可复制性强。

大众化的烧烤,人均消费普遍不过百,又能营造社交氛围,毛利率可达6到7成。作为规模仅次于火锅的第二大品类,烧烤行业的成长虽快,但供应链远远不及火锅成熟,大部分品牌也尚未形成竞争壁垒。

实际上,烧烤行业的天花板并不比火锅低,从串类食品衍生出来的产品和消费场景,已经逐渐多元。资本圈内,也出现部分新玩家的身影,朝着加速开店的目标奔跑。

如近期完成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的永定门电烤串,目前在北京开出15家直营店。此前完成近亿元融资的夸父炸串,在去年卖出1.2亿支炸串,今年的目标是开到2000家店。总的来看,这个规模超过2000亿的烧烤市场,正等待跑出一个海底捞。

创业做烧烤

去年,烧烤行业新开店数约18.5万家,同时又是疫情期间恢复速度最快的品类。

创业做烧烤的95后许杰,一年前和合伙人到外地拜师,学习烧烤配方。为了走出差异化,许杰使用约一米高的缸炉现烤,而非市面上常见的简易烧烤炉或者烧烤架。不仅可以烤出鸡翅和肉串,缸炉内挂上羊排和羊腿,产品更加丰富,口味达到预期。

接地气的烧烤,看似进入门槛低,低成本且高毛利。实则这门生意并不轻松,即使经营一间20平方米的档口,不做堂食专做外卖,也要事无巨细地打理每个环节,解决核心的选址和食材供应,到菜品设计和标准化制作。

规模化的连锁品牌,能够从中游自建中央厨房,研发和输出标准化菜品。分散经营者,则需要自行采购,比如为了把控品质,精选鲜肉而非冻肉,此外还补齐几十种货源。

虽说烧烤的技术要求也不高,食材切块和腌制处理后,最费力的环节是手工串串。“处理600串需要花费2个小时。”许杰说道。另外烧烤的技巧在于掌握火候,撒料入味。整个过程,初学者许杰摸索了一个多月。

从南到北,全国各地对于烧烤的接受度都很高,因而烧烤的最大优势是普适性。其中羊肉串是当之无愧的爆款,牛肉、鸡肉和五花肉等也均为高频单品。孜然、辣椒等调料和冒着油的肉类混合在一起,轻易捕获所有食客。

烧烤搭配酒水,是所有烧烤门店的经营模式。烧烤的万年搭档是啤酒,这几年批量上市的精酿啤酒,提供更多独特口味。靠酒水拉高毛利,客单价也提升至百元水平,不亚于吃一顿火锅。

烧烤按烹饪方式,大致分为烤串和烤肉两类。其中烤串的单价更低,每串低至一两元的价格也是有的,但后端运营是最大的难点。来自顾客的个性化需求,不同荤素食材加工存在差异,从而影响出品效率。相比烤串,烤肉从加工环节就交付顾客,能够降低对厨师的依赖。

在小镇创业,面向下沉市场,门店生存基本靠技术,复购则依靠口碑传播。许杰的门店,最初一两个月做到流水过万,后期红利消退,收益也开始打起折扣。前期投资10万元,经营半年勉强处于盈亏平衡的状态。而当地许多小型餐饮的存活时间,不过一年半载。

作为正餐以外的补充,烧烤品类的同质化和创新性,几乎是摆在所有从业者面前的难题。实际上,各个品牌定位不一,无论是开在街边还是购物中心的门店,除了满足吃的需求,核心价值在于满足社交需求。

烧烤作为传统美食文化已经流行多年。在创业者陈元看来,回忆小时候吃烤串,人们手攥一把烤肉,随之而来的是满足感。如今消费需求发生改变,品牌走向精致化和年轻化,存在新的机会。

初期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选址,寻找客流量集中的地带。从成本来看,一间200平米的烤肉店,上下两层可容纳80人就餐,整体投入将近170万。其中投入最高的是租金和装修,占比达3-4成,目的是从就餐环境上打造沉浸式体验。

至于供应链,可以说是覆盖到全国各地,其中牛肉和调味料来自广东当地,另外也向外地采购包括东北的青椒酱以及特色酸菜等。在原料层面,能够把毛利控制在65%左右。

其次是思考如何与其他品牌形成差异化。比如在肉类的加工、吃法和包装上,呈现更多元和新颖的形式,同时产品迭代也持续进行。

“目前市场上更多以日式和韩式烤肉为主,我们要做更贴近本地口味的融合烤肉。”陈元说道。此外差异化还包括塑造品牌文化,因为消费者永远在追求更新鲜的东西。

千亿市场没有“海底捞”

过去在露天环境下经营的烧烤摊,极具烟火气,如今也走向规范化经营。从规模来看,全国大大小小的烧烤类门店,已经超过45万家,仅次于47万家门店的火锅行业。

正在加速连锁化的烧烤行业,连锁率约10%,不及火锅行业的19%,正等待走出和海底捞实力相当的品牌。

飞速增长的烧烤行业,体量逐年提升,但却十分分散。来自窄门餐眼的数据显示,目前烧烤行业规模最大的品牌,为九田家黑牛烤肉料理,现有门店突破了1000家。其次为疯狂烤翅,门店超过600家。

其余大部分品牌,规模尚未达到500家。其中聚焦烤串赛道上的一些头部品牌,如木屋烧烤、很久以前羊肉串和丰茂烧烤,门店规模均未突破200家。

实际上,烧烤行业的标准化程度很接近火锅,主要在于食材的处理,不需要依赖厨师,效率得到提升。除了比拼更优的食材和口味,通过后端供应链构建壁垒,成为头部竞争的方向。比如木屋烧烤,向全国扩张门店的同时,建设4座中央厨房,从采购到仓配物流一体化。

在制作方法上,除了传统的明炉炭火炙烤,已经有部分品牌用电烤代替碳烤。如来自北京的烧烤品牌永定门电烤串,此前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采用360°电烤炉环烤和平烤两种方式加热。采用电烤,本质上降低对人工的依赖和烹饪难度。

门店面积在170-240平方米,客单价在100至150元之间,永定门电烤串的定位是聚焦社交场景。此外,永定门电烤串采取自建供应链的形式,投入建设3000平方米的食品加工厂,向门店输送当日新鲜串类。

除了大众熟知的烤串,实际上,串串类小吃的想象空间很大,包括冷串、炸串、串串香等。同时在细分赛道也涌现一些新品牌,例如三个月完成两轮近亿元融资的夸父炸串,主要销售肉类、豆制品、鲜蔬海鲜等炸串,客单价在30元左右,计划三年时间开出5000家店。

烧烤赛道难跑出千店规模的选手,而串串类小吃倒看见了机会。偏重社交场景的烧烤,可以做到客单价更高,但较高的投资门槛,也限制了规模化进度。而夸父炸串这类新品牌,把店开进客流丰富的购物中心,以更小的门店模型,较低的租金和人力成本,同时高达50%的复购率,占据加速扩张的优势。

海底捞、呷哺呷哺带动火锅行业升级,夸父炸串则带动炸串走向千店时代。缺少头部品牌的烧烤赛道,还需要时间。

(文中采访对象皆为化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行业洞察

“教育保障房”暑托班,为何突然遇冷?

2021-7-21 9:34:37

行业洞察

新零售正在回归

2021-7-21 14:33: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