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做主播的“小助理”不是好助理

“一般网友都知道李佳琦,很少有人知道付鹏,但是现在单干了,一说李佳琦的小助理大家也就慢慢熟悉了。”

不想做主播的“小助理”不是好助理

谈及付鹏的“单飞”,某知名MCN机构的直播选品助理李芊感叹万千。她坦言不仅知名主播,很多主播的助理其实也都有很大的精神压力,“付鹏自己也说过,因为压力过大还去看过心理医生,慢慢地心态才逐渐地调整了过来。”

在很多直播圈的助理们看来,付鹏的成功也可能成为自己的榜样,“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容易成就自己的人生。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不想当主播的“小助理”,不是合格的“小助理”。而在直播持续“高烧”的驱使下,“小助理”付鹏的成功能否被更多人复制?

直播“小助理”事多钱少

“要不是想将来做主播,我才不会去干助理的活呢。”

有五年电商供应链选品经验的李芊,在2019年初加入了杭州这家MCN机构,成为了直播选品助理。她告诉懂懂笔记,其实做这行以后大家也都明白,直播带货做好了个人收益极为可观,在她看来,付鹏说再多原因,其实本质上就是想要自己单干,成为吸金的带货主播而不是“小助理”。

的确,11月9日付鹏的小红书双十一直播开启,根据官方直播战报数据显示,付鹏直播不到一小时销售额已经突破了1000万元。而在此前的10月21日晚,付鹏独挑大梁的直播“首秀”,人气值显示也接近2亿。

作为最关注付鹏成长脉络的“粉丝”,李芊一年多来对付鹏的每场直播都仔细观察和分析过,她希望能够复刻付鹏的成长道路。“目前机构的每位头部主播都配了两名选品助理,我每天工作的时间都在12个小时以上,工作内容除了要筛选产品之外,还要提前吃透产品卖点,为主播撰写直播文案。”

通常主播下午4、5点左右上班,而她和另外一位助理中午12点就要到位,晚上直播结束回到家,通常都已经是凌晨。李芊坦言,家人看她工作忙碌都很心疼,闺蜜也以为她加入了直播行业之后,早就赚了大钱,“事实上,我的工资和刚入职时相比,这两年几乎没有明显变化。”

目前,李芊的底薪仍是3500元,每月算上佣金提成,税后拿到手不到7000元,收入明显比电商平台的选品岗位低不少。她在杭州租住的一居室,租金就高达2800元,“没办法,为了离公司近,每天节约通勤时间,只能租住在市中心。”

她也知道,自己所“服务”的这位主播,今年以来收入明显见长。有知情的同事向她透露,机构内的头部主播每月税后收入将近20万元。聊起这个话题,她多少有些不平,认为主播的工作虽然并不轻松,但也比选品、助理简单得多。

“我就是在积攒经验,忍忍吧。论长相不比她们差,屏幕上漂亮动人的女主播们也是靠化妆和滤镜。”李芊表示,主播唯一让她服气的,便是面对镜头时的胆量,讲解商品时的从容,自己可以通过锻炼满门培养这种能力。

问及李芊为何不选择跳槽,她坦言无论跳槽到哪一家MCN机构,无非也只是“打工人”,领着低廉的工资收入,像“干电池”一般被公司榨取剩余价值。

李芊表示,早在付鹏离开李佳琦直播间“单飞”之前,她就萌生了成为网红主播的目标,“公司里曾有选品助理利用工作的便利,学习了很多直播知识和经验,还积攒了不少人脉资源,后来跳到别的MCN做主播,小日子过得真的很滋润。”

因此,她也在学习和忍耐中盼着有朝一日“翅膀硬了”,能像付鹏一样“单飞”,独挑大梁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

那么,MCN的工作经历和历练,真的能让更多“小助理”成为主播吗?

“小助理”也在争露脸的机会

“想学东西,就要自己争取机会。”

当懂懂笔记问及这近两年时间里,她是否学习了到自己想要的直播干货时,李芊坦言,机会真的不多。在工作过程中,她一直力争给公司、主播的印象都是积极主动,为的只是争取像“小助理”付鹏一样,能有直播练手的机会,“直播上架的商品动辄几十上百款,主播很难记住全部的卖点,有时会允许助理一同上镜直播。”

为了上镜,她甚至在选品、撰写文案时动了一点“手脚”,撰写大段大段的商品卖点,让主播一时半会儿难以记住,而部分商品文案也故意写得难懂且拗口。偶尔,机会来了,主播会主动与她沟通,甚至邀请她坐到镜头前辅助直播。

“方法还挺有效的,双十一这段时间直播的商品实在太多了,主播就申请让我在一旁辅助来着。”聊及上镜“练手”的那三场直播,李芊喜形于色。

不过,对于直播时的感觉她也承认,“相当紧张,所以表现不是太好,但总算迈出了第一步。”

除了争取上镜直播练手的机会之外,她也在自己擅长的供应链领域下足了一番功夫,通过讨好直播业务员,争取到了与合作企业、商家探讨直播内容的机会,在博取企业、商家好感同时,掌握一些客户资源。

“如果有一天我决定‘单飞’了,那么我既有上镜直播经验,也有供应链的资源,这才有一定的保障。”李芊表示,对于MCN机构而言,商品供应链企业、厂家相当于“金主爸爸”,地位非同小可,只要有供应链资源,直播不愁没有机会。

至于平台资源,她也清楚是草根主播的“弱项”,除非影响力巨大的头部主播,不然离开了MCN,也就失去了平台资源的扶持,“所以在工作当中,我也会和别的有合作关系的MCN保留好关系。”

尽管将“单飞”的路安排得明明白白,但是李芊还是免不了会担心。她告诉懂懂笔记,目前MCN圈子有类似想法的人其实并不少,上至选品助理、内容策划,下至直播的业务员,都想借着MCN机构的资源练手,改变自己“打工人”的命运。

她也明白,大家主要是心态上都有些“羡慕嫉妒恨”吧,看到自己与主播收入差距,心理很不平衡,“骨子里都想要成为当红主播那样的人上人,让公司供着呗。”

MCN也在防着“小助理”

“现在公司招人(助理),尽量不招漂亮、滑头的,老老实实的最好。”

聊及直播选品助理跳槽、“单飞”的话题,广州某大型MCN机构的负责人于海(化名),气便不打一处来。他告诉懂懂笔记,最近两年经常有应届毕业生应聘成为直播选品助理,在学到选品技巧、直播技巧后便跳槽到其它机构。也有选品助理想尽办法,在直播间混脸熟之后,签约了别的MCN成为主播。

更让他生气的是,部分助理甚至拉拢公司资源,将企业、商家人脉当成自身的能力优势去签约别的MCN机构,只为拿到更高的薪资待遇。

“很多助理都认为,自己和主播同样出身草根,主播之所以红了,收入超高,纯粹是因为入行早,运气好罢了。”于海表示,助理在和主播公事的过程中,常常容易因为收入差距的问题对主播心生妒忌,甚至下决心取代主播,跳槽“单飞”。

在他看来,MCN之所以重视、签约、培养主播,只因为主播在成名之前付出过常人难以付出的代价。因此,收入高也都在情理之中,“头部主播基本都有不为人知的苦难史,都有想删掉的过往。起初,很多小主播都是靠抛弃尊严、面子赚取流量和知名度的。”

于海以美妆男主播为例,在李佳琦还未成名之前,男生坐在镜头前化浓妆或是行为举止稍显妩媚,都会被“直男”观众唾弃,心理上承受着巨大压力。还有大量女主播为了流量不顾形象自黑搞笑,所谓影响力和认同感都是用尊严和颜面换来的。

“但到了同样出身草根的助理这儿,就成了运气,成名、签约、高收入只是因为运气好。”正因为直播行业有别于其它领域,从主播到助理,都有妒忌、竞争的现象存在,选品助理、直播策划也有薅公司资源、跳槽“单飞”的嫌疑。所以,于海开始学其他MCN同行、直播机构,给HR部门立了规矩——招聘员工,尽量招颜值低且不滑头的。

他坚持认为,助理老实些就可以,别有心眼,“毕竟资源是MCN之间竞争的壁垒,自然也怕资源被助理圈走。”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从2019年6月开始,主播市场需求呈现波动上升趋势,到2020年3月主播市场需求持续上升,仍未到达峰值点。目前,直播行业“门槛低”、“薪资高”、“需求大”的特点,也吸引了大量人才加入,其中不乏有直播行业从业经验的人士。

显然,不想成为主播的“小助理”不是合格的“小助理”。毕竟,与主播的收入差距,时常“刺痛”着直播助理的内心,埋下妒忌的种子,萌生了取而代之甚至超越对方的想法,在工作中委屈求全,都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华丽变身。

而以平台资源、供应链资源作为竞争壁垒的MCN机构,也在担心别有用心的直播助理会圈走机构的资源、人脉,另立门户、独挑大梁。因此越来越多的机构也在想尽办法,围堵、扼杀助理的主播梦。

或许,并不是所有的“小助理”都能如付鹏那般顺利“转正”成为主播。但是梦想总要有的,万一……

本文由 新媒体之家 作者: 懂懂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