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创作浪潮来临时,谁能共潮而生?

内容产业被视为是一门吃力不讨好的“生意”。然而回归信息服务、内容消费、社会讨论的本质去看这个产业就知道,它其实是一种“旱涝保收”的产业。

内容创作浪潮来临时,谁能共潮而生?

媒体和内容在资本眼中一直是“防守型”股票,在经济大环境整体下滑的情况下,内容产业甚至更值得被深挖。

信息服务的价值:服务ToB产业客户;

内容消费的价值:服务ToC内容消费者;

社会议题的讨论:服务公共利益;

无论是信息服务、内容消费还是社会议题,这在任何一个时代背景、任何一种经济环境下都是不可缺少的刚需。

通过构建平台和生态的方式培育内容生产的土壤,是任何一家平台都可以抵达的路径,也是培育图文、视频优质内容生产者的确定方法论。

在这个过程中,淘汰“落后产能”,内容产业升级的步伐正在加速。

01、逆势中的前行者

在腾讯首部创作者纪录片《潮生》中,中国初代Vlogger孙东山的故事颇有趣味。

2016年,孙东山便在国内的视频网站开始发布Vlog,是中国初代Vlogger中的一员。戴上标志性的黄色边框墨镜,穿梭在全球各地,用真实、有趣、轻松的方式记录生活。

看孙东山的Vlog,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你爱上和他一起去冒险,一起去发现更多新鲜事物。用孙东山的话来说,拍Vlog最精华的地方就是把生活中原本黯淡无光的东西变得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孙东山身上有许多标签,在团队成员眼中,他是一个“有大局观、不拘小节但爱搞事情”的领导者;他眼中的自己是一个逆行的“玩咖生活家”,有自己对生活的看法;在外界的评价中,他是登上诺坎普球场的素人Vlogger,他被称为“中国Vlog第一人”。

但众多标签之下,其实只有创作者这个身份,是推动他这么多年坚持生产优质Vlog的原动力。

在《潮生》的纪录片当中,还有不同领域的“孙东山“的故事,非常有趣的是,他们每个人背后都凸显着一个“时代和创作”之间的矛盾。

图文红利不再,做深度报道是否还有机会?《深响》创始人刘亚澜的回答是,还有。

在《深响》诞生之前,创始人刘亚澜听过的最多的话就是,“流量红利不在了,内容创业的黄金时代已过,同质化很严重,到处都是红海了,很多数据报告写着图文没戏,注意力被短视频吃掉。”

但她始终觉得深度内容的价值并没有被充分挖掘,商业报道领域更是看上去竞争激烈实际上缺口很大,她相信以专业的能力,充分的资源,以及充满正能量的态度,能很快打开局面。

传统媒体遭遇困境,如何转型?青蜂侠的答案是用多元融合手段“玩转”严肃新闻。

青蜂侠由中国青年网新闻采编中心孵化而出,现在支撑起了一个独立部门——短视频新闻资讯中心。

青蜂侠几乎出现在国庆阅兵、胖五飞天、杉木树煤矿透水等一系列社会重大事件的现场,用一次次及时、全面、客观以及正能量满满的报道,展现出互联网时代主流媒体的独特价值。

如何从0开始打造一个动漫IP,完成从内容输出到粉丝积累、周边开发的商业化转型?飞狗MOCO交出一份满分的答卷。

中国目前比较成功的动漫IP依然是极具国风色彩的形象,不同于哪吒、大圣这类有文化沉淀并且大众非常熟悉的角色,MOCO作为一个全新的形象,要快速地被接受与认可需要一个过程。

在打造此IP形象的时候,飞狗MOCO团队注入更多人宠情感与故事,用匠心去打造关于IP背后的每一个暖心的故事,小到MOCO的一个眼神,大到整个IP的运营,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他们用温暖的笔触勾勒出一个充满纯真的世界,守护笑容与童心。

社会深度纪实影像吃力不讨好?像素笔记说,窥见每个平凡人物背后的丘壑,才是记录的意义。

“纯粹的内容创作者,从来都不是一个机会主义者”,这是像素笔记创始人林宏贤从媒体机构离开时,给自己的诫言。

从传统媒体人转战到自媒体领域,林宏贤和他的团队做了充分的准备。

当初确定深耕纪实摄影这个垂直领域时,一开始只是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事情被别人抢先,但在经历无数个日夜,走访无数户人家之后,林宏贤渐渐发现记录的魅力。

每一次记录让他们仿佛闯入了一段新的旅程,并在旅程里与各色人和物产生奇妙的火花。

他们行走市井之间,发掘那些在伟大时代下拼搏奋斗的普通人,在他们的镜头下,每个渺小的个体都成深刻故事里的主角,每个平凡的人物身上都散发出独特的光芒。

同样在纪录片中被记录的故事还有传达爱与欢笑的“搞笑刺客”,他们在大时代下勇敢去追梦,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中仰视自己,展现梦想在努力的浇灌下闪闪发光;文化匠人"看鉴"团队,怀揣着对历史、人文敬畏的心情,用专业、严谨的态度去做好每一期内容;纪实摄影家“棋簿紫”用图片述说中国老百姓的故事……

几秒的短视频大潮席卷社交网络的时候,孙东山为什么还坚持做Vlog?因为孙东山认为Vlog是有魔力的,它能把看似黯淡无光的生活变得更加生动而充满光彩。

在Vlog里,他经常会发现原本不会注意到的生活细节,他可以通过剪辑的权利,从片段中发现原本可能被忽视的乐趣。

两年过去,深响旗下已拥有深响、资本侦探等内容传播矩阵,以及深响沙龙、深响年度机遇峰会等线下IP,同时为多家头部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孙东山则搭建起一个成熟的团队,和成员一起构建属于他们的 “Vlog宇宙”;飞狗MOCO也成为一个爆款IP......

这种挑战时代,寻求突破的结局,我们从纪录片中也得知了。

02、创作者如何突围?

他们是各个创作领域的代表者,他们的故事只是千千万万创作者群像的一个小切口。更大量的创作者在面临更大的困境:

流量的红利不再,变现始终是困扰生存的最大问题;新的媒介形式不断出现,内容同质化,看似内容市场仍有巨大缺口,但竞争越来越激烈。

这些都成为一个创作者避不开的现实,很多人在这其中挣扎和寻找一条更适合的道路。《潮生》里边的八位创作者的故事或许就能给我们一些启示,尽管身处不同领域,但这些被称作创作者的人身上呈现出一些共同特征。

八个创作者的故事给困境中的创作者带来希望。未来几年的内容创作,更加专业的、呈现独到见解与智识的内容会越来越受关注。

以往通过整合搬运加标题党生产爆款的模式将更加行不通。流量运营和粉丝运营不再有市场,到头来,依然内容为王。

内容创作浪潮来临时,谁能共潮而生?

互联网内容生态将进入优胜劣汰的时代,创作逻辑开始转变,迭代已经开始,一些新的创作者快速崛起,一些旧的创作者则加速淘汰。

这就是有能力、能持续生产优质内容的创作者的机会。创作形式越来越丰富,不止有图文,还有短视频、直播等等多种形式,但不管形式如何变迁,底层逻辑是表达,是清晰精准的传递信息。

从纪录片《潮生》中,我们其实可以看到,不同阶段的创作者,都面临不同的困难。每个人都有具体的解决方案。但这个背后,其实可以找到一些共同的成功规律:

  • 坚持优质内容,这是任何一位成功的创作者的基石;
  • 借助平台力量,尤其是平台的品牌、政策和流量红利,乃至渠道、算法、版权上的支撑,这些是一家内容生产团队的跳板和辅助;
  • 打入细分领域,细分领域往往意味着可以进行深入挖掘,能够产生稳定的内容消费者以及品牌投放主;

孙东山与腾讯内容开放平台的合作,最开始源于身处国外网速太慢,导致他制作好视频之后,上传到各个平台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因为需要把内容分发到更多元的平台,而腾讯内容开放平台的“一键分发”正符合孙东山的需求。他只要将内容上传平台,通过一次操作,便能实现多渠道同步分发,让内容有效触及更多的观众。

自此之后,孙东山与腾讯内容开放平台的合作从从线上延续到了线下。在他看来,腾讯内容平台的支持成为他后期内容生产与制作的“富矿”。

有了腾讯内容开放平台的资源整合与创作者扶持,他陆续参与到腾讯中国城市品牌计划等多个大型活动之中,走访各地,不仅为自己的内容创作积累了许多独家素材,也结识了更多有趣的创作者。

青蜂侠跟平台也是互相成就,日常共同策划选题,他们负责生产内容,腾讯内容开放平台负责利用大数据帮他们找到读者,让优质的内容被更多人看到。

在腾讯内容开放平台,这样的创作者还有很多。内容是创作者被看到的基础,平台则是他们的跳板。

这也得益于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一直坚持为创作者提供支撑。不论从内容生产、多渠道构建、智能分发、商业化变现的完整内容生态链建构,还是版权保护、线上追责等后期服务,腾讯内容开放平台都在最大程度上帮内容创作者挖掘自身价值。

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巨大的用户内容和信息体量以及强大的运营能力,能够将平台内容在精准投放的基础上辐射到最大圈层用户,又可以通过对用户反馈的追踪和共鸣共创反哺内容,实现内容流量和口碑的双赢。

03、构建良性内容生态

当下内容平台之间的竞争早已经是生态与生态之间的竞争。

一个好的生态往往要构建起完善的服务、确定的标准以及形成可以不断涌现的优质创作者。

一个内容创作的良性生态,需要创作者、平台、用户共同创造。

  • 创作者持续生产好的内容是生态繁荣的基础;
  • 平台则需要最大限度地位这些创作提供保障;
  • 用户作为这个生态循环的重要站点,则是起到了确定标准的作用;

目前看来,腾讯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所构建的恰恰是一个好的生态,PCG几乎把社交、新闻、长短视频、信息流、动漫、影业、体育等腾讯所有内容板块(除游戏与电竞之外)归拢于一块。

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作为腾讯“大内容”生态的重要入口,致力于帮助媒体、自媒体、企业、机构获得更多曝光与关注, 持续扩大品牌影响力和商业变现能力,扶植优质内容生产者。

当优质内容在被更广泛的传播的同时,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也赋予了内容在品牌、广告、IP、版权等方面更多元的商业生命力,让内容的价值放大。

当内容供应链能源源不断生产出优秀的作品,并由此形成了良好的内容生产链条,让内容行业的整体生产质量和生产效率获得提升。

几天前,这部纪录片已经收官,全网播放量超过2000万。在高播放量和热烈讨论外,也呈现了内容行业的跌宕。

正如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创作者运营中心总监陈鹏所说:“创作不分大小,每一个内容创作者的付出都应当被尊重。

《潮生》的意义并不仅仅是记录下这些内容创作者的故事,更以他们的故事为线索,记录内容行业的更迭,展现内容创作者背后的蜕变与成长。”

更重要的是,通过一部纪录片让更多普通人、正在创作的人看到,时代鼓励表达,大众需要专业创作,能坚持的人总能出头。

2020年已经过大半,KOL、自媒体或者MCN悄无声息倒下的消息不断传来,这更是创造了内容供需的新生态。在此前的2020年新榜大会上就提到了一个内容产业发展现象是——供需双方同时升级,向各产业积极渗透。

内容创作浪潮来临时,谁能共潮而生?

  • 在生产端,依然有人在针对细分领域批量生产优质内容,竞争越来越激烈;
  • 在需求端,大众对内容的鉴别能力正在水涨船高,专业内容更加容易出头;

我们可以看到,内容产业正在不断升级。在产业升级的过程中,落后产能正在被淘汰,关停并转的趋势愈加明显。

在这个背景下,一批新的创作者正在崛起,他们跳出了原有的竞争逻辑,在创作新的见识,新的内容。

一直有人相信,只要人们获取信息、分享情感的欲望一直在,就意味着创作就一定有机会;只要有更新的媒介形式出现,新的创作机会就会始终存在。

这也恰恰正是腾讯带领内容产业升级的启示录。

本文由 新媒体之家 作者: 深几度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媒体之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0

发表评论